《我和我同桌男孩的故事》

第 1 章

第一章 初遇

作者:凌海诺发表于:2018-12-14 16:08:42  长篇校园龙8国际long88关注度: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你想回到过去吗?你后悔当年吗?”  “我想,我后悔。”  十年后的我们,分道扬镳,这是我们在QQ上最后的语音聊天。那一天,我坐在大学操场门口,看打球的人在昏暗的夜光中,将篮球投进球筐。我不知道,一千公里以外的他,坐在蓉城经大的宿舍里在想什么。那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夜晚,我猝不及防的告别了曾经的人生。我知道,往后的人生里,不再有他,不再有依靠。那一天,我长大了。  2009年8月底是我们相识的日子,就从那时候开始说起吧。那时候的我们都只有十二岁。  十二岁的我,面临着人生中第二次升学。我本以为,我可以上到全市最好的中学,不费吹灰之力,就像上小学那样。但是,我错了。我并没有和小学班里大多数同学一样上到全市最好的中学,而是上到了一所排名第二的私立中学。可能我们中学在大多数人眼里还不赖,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可以算是一个挺耻辱的事情了。  我们中学那时候还不在现在的校址,而是借居在某实验小学开发区分校中。报道那天,我在分班布告栏上认真找了很久,很久,最终确定我是小学班上的沧海遗珠,上这所中学的人只有我一个而已。班上人名字,当时我大致看了一遍,却只有他的让我记得真切。刘西幕,不俗气的名字,像韩国人。当时我脑子里闪现出一个白皮肤、戴眼镜、彬彬有礼的韩国欧巴形象。为了验证我的想象,到班时我特的搜寻了一下这个叫刘西幕的男孩子。和想象截然相反,他皮肤黝黑,像被煤炭煤过一样;他有一双浑浊的大眼睛,眼球是棕色的;鹰钩鼻子,不怒而威;他笑起来的时候露出八颗牙齿,开朗中却带着一丝腼腆,脸颊上还有一对酒窝。当时,我忍不住有些失望,心里想着这不是韩国来的,倒是更像黑人兄弟,只怕黑人兄弟也并没有那么黑。他是我们城市G乡的高材生,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市值初中,和我截然不同,我是名校重点班倒数差生,以全班几乎最差的成绩考入了市值排名第二的初中。我们是两条交叉的线,他是上升线,我是下降线,而这所中学就是我们的交点。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并不是同桌,而是前后桌。后来,我和原来的同桌天天闹不愉快,事情闹到班主任那里,班主任就调了位置,于是我和他第一次成为了同桌。  我永远记得,我们当同桌的第一天,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哎,你成绩是不是很差,他们为什么都叫你是差生呀。他们说你丢了你小学班上同学的脸,真的假的?”这是我听到过的最别致的寒暄,一句话的终结者。  出于当时我所自认为的良好的教养,在听到这样无理的问题时,我忍住没有发火,相反我很耐心的跟他解释,我并没有丢小学班上的脸,也不是差生,这些都是谣言,希望谣言止于智者。但是,他并不想当智者。很快,我成绩差这件事儿,成为了他的笑料。虽然,长大后,我们一致认为这是件不足挂齿的小事,而且他确实也并不那么快乐。但在那个时候,我们却觉得这是件天大的事情,我恨他恨得牙痒,他笑我笑的脸部肌肉疼。  在那个成绩为天的年代里,成绩不好就是罪大恶极。那时候的我,没有什么朋友,仅有的朋友叫苏言,她的境况并不比我好多少。苏言长得不漂亮,我记得她是波波头,每天都把头低得低低的,用手不断地搔着头发,后来我很好的学会了这个不自信的动作,直到今天我依旧习惯边抓头发边写作业。苏言和我一样是全班的笑料,不仅仅是同学,连老师也习惯性的刁难我们。我一直相信如果让初一班主任拟一张最讨厌学生名单表,我和苏言一定榜上有名。十二岁的我,深受儒家思想熏陶,绝不离经叛道,也不强势霸道,但是唯唯诺诺、温柔善良的我并没有受到应有的对待。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以分班成绩第四入班就读的刘西幕也在老师的这份名单之上。班主任老师看西幕的眼神永远是充满严厉的,就像是基督教的主教大人。  西幕在刚入校的那段时间里很好的贯彻落实了不懂就问的政策,他什么都问老师,有的问题简单到不行,听得大家都背地里偷偷笑他。后来老师被他问烦了,默默无视他的举手,他仍旧不识趣,经常不请自问,老师就毫不留情的说他是“白痴”。我不知道年少的西幕在听见大家取笑他是“傻子”“笨蛋”或是“白痴”的时候,他的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但是将心比心,每日被称作“差生”的我,那一刻对待我的敌人,充满了同情。也许,当时的我们,就包含那些老于世故的师长都不曾想到过,我们班这个“白痴”是最有出息的一个,也或许是大不列颠王国已经不复往日荣光了,“红砖学校”居然收了个“笨蛋”学生。当然,老师们不喜欢西幕,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他们不喜欢西幕身上特有的、质朴而浓厚的乡土气息。对此我一直不是很理解,为什么同样带着乡土气息,只是不甚浓郁的老师对西幕竟有着这般深仇大恨。在那个年代,老师不喜欢的就是同学不喜欢的,大家背地里都管西幕叫“乡巴佬”。我不确认自己有没有也这么称呼过他,因为时代太过久远,但有一点我可以确信,我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是个城里人而看不起来自农村的西幕。  那时候他口语不好,有一次早读念英语课文,他坐在我边上咿咿呀呀念个不停,我愣是一句没听懂。出于好奇,我悄悄瞥了一眼他的书本,确信他在跟我看同一篇文章之后,又认真听他念,最终终于忍不住了,便问他:“你在念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他当时回答的不带什么情感,就简简单单的:“我上小学的时候,老师就是这么教的。”十二岁的我在心底里毫不留情地嘲笑了他,却从未想过十年后,西幕求学至英国,说着一口比谁都纯正的英式英语。这或许就是造化弄人,在西幕身上我最早学到的东西就是永远不要嘲笑不如你的人,因为也许在未来的某一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那些被你嘲笑的人正在嘲笑你。  西幕当时是寄宿生,衣服口袋里总是花样百出,尤其是在你饥肠辘辘的时候,他的口袋就越发惹人讨厌。记得有一次临近饭点的数学课,正在我饿的前胸贴后背时,从右手边飘来一阵肉香,我不由自主地看过去,却只看见认真听讲的西幕,正对着老师认同的点着头。难道是我闻错了?我心下虽然奇怪,但碍于我俩关系不好的缘故,并没有问出口。就在我刚把头掉回去,准备认真听课的时候,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瞥见了一个猥琐的场景。只见西幕向四处环顾了一圈,确信无人注意到他,便扯了扯右手的袖子,几不可见的略微动了动右手的小拇指,一节火腿肠,便慢慢展露出头角。他趁着老师转向黑板的那一刻,迅速抬起右手,故意做出打哈欠的样子,那一小节火腿肠,于是自然而然的进入他的口中。我被这一幕景象惊得目瞪口呆,我发誓这是我所遇见过的最猥琐的火腿肠食用方法,那一瞬间饥饿都抵消了大半。后来,这成为我们之间时常提起的一个笑话,我毫不避讳的说:“你那个时候吃火腿肠怎么可以吃的那么猥琐。”他有时候会反驳说:“你不也一样,吃面包吃的鬼鬼祟祟的。”我那时候可没有他那么多零食,实在饿得不行了,就吃学校发的那些难吃的副餐。为了防止让老师发现,我会把面包用手撕成条状,然后趁着老师不注意飞快地将长条状的面包塞进嘴里。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现在的我吃面包时仍旧习惯将面包撕着吃。  十二岁,是青春懵懂的季节,具体表现在我的身上就是“犯花痴”。其实和同龄的女孩子相比较,我属于那种发育比较晚的,一直到初二我都天真的以为喜欢一个人就有可能会怀上他的孩子,为此我还担心过许久。那时候,我单纯的喜欢小学班上一个男同学。小学一别,至今未见。喜欢他什么我已经记不清楚了,大概是因为他是第一个和我斗嘴的人。但如今看来,那时候的自己更像是为了喜欢而去喜欢他,毕竟大家都有喜欢的人,就我没开窍,想想都很难过。当时班上女孩子的审美出奇统一,都喜欢同一个男孩子。电脑课下课经过天台的时候,她们总会凑在一起偷看正对天台的那个班上课,因为那个男孩子就在那个班上。十二岁的年纪对于爱情保有着最美好的期待,她们总是可以为了看见他而向同伴们炫耀,或者,自己默默地高兴一整天。我向来是个好奇宝宝,本来我有我的臆想郎君,对她们的男神,真的毫无兴趣,但是出于极度好奇,我真的想知道她们嘴里那个长得特别帅又或者含笑羞答答的说“其实特别不好看”的男生究竟长什么样子。于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我每周都和她们一起去看她们共同的男神,不过那一整年,我跟在她们后面也没有见过那个男孩子的长相,我只知道他叫楚燕离。《战国策 燕策》载:荆轲将为燕太子丹往刺秦王,丹在易水边为他饯行。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楚燕离自命清高,取名水寒,改个签为此歌,至今竟也十年。   我们中学是以填鸭式教育闻名全市的,我们每天早晨七点上课,晚上八点下晚自习,作业往往要写到凌晨。刚入校的我对这一切极度不习惯,很多次都哭喊着要转学。还好初一的我身体康健,不然保不齐哪一天就会一命呜呼。不过,学校逢年过节的活动还是很令人期待的。初一的时候我们学校组织过一次大型的广播操汇演,还是在我市M区运动会上进行演出的。为了这次汇演的成功,我们几乎把一整个学期的体育课都搭进去了。汇演彩排对于我而言是最快乐的时光了,倒不是我不想上课或者单纯的喜爱做广播体操,主要是因为我们班是全年级第九个班(全年级一共十个班),由于班级名次比较靠后,且队形需要,我们班就被打乱了安插在前面八个班里,这就意味着我可以离开这群沉闷压抑的人,这对我而言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班上的女孩子大多想分到六班去,因为楚燕离在六班。对此我就比较无所谓,毕竟十二岁的我真的对楚燕离没有多大的兴趣。最后,我被分在了七班,在那里我认识了我的发小。写到这儿,你可能会觉得奇怪为什么十二岁认识的人还能被称作发小。他叫大川,川流不息的川,因为长得块头比较大,所以叫大川。我们确实很小就认识彼此,那大概是小学三年级的事情,我们在同一个奥数班上课。我是全班有名的迟到大王,每次在我迟到偷偷从后门溜进座位的时候,都会看见老师在前面把一个上课乱讲话的大块头赶出去,那个大块头就是大川。至于,他是怎么认识我的,这个问题一直是个谜,因为每一次他告诉我的答案都不一样。从三年级奥数班初遇到我们高一成为同班同学为止,这六年之间,我们本无意认识彼此,但事实上在给各种场合,我们总是反复遇见,反复认识。这些都是后话了。总之,对于当时的我而言,彩排的时光是不可多得的惬意。因为,大川似乎对我成绩好不好这件事情不太上心,他的关注点完全在别的地方,比如零食,再比如好吃的,还有就是要不要趁着休息,回小学看老师。  在那个消息相对闭塞的2009年,在那个遥远的郊区初中,我们这群人不期然相遇,开始了一段错综复杂的故事。时光荏苒,如今的我偶尔会想天涯海角的你们如今在和谁演绎着什么样的青春年华。属于我们恣意挥霍的青春,终究所剩无几了,只愿你们“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前一章返回目录后一章
本文标签:

校园

审核:紫雪
关于长篇校园龙8国际long88《我和我同桌男孩的故事》第1章 第一章 初遇 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龙8国际long88
龙8国际long88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