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着灿烂的阳光——抹不去的童年记忆》

第 47 章

(四十七)儿时的昆虫记忆之五

作者:清风荷影发表于:2018-02-05 09:40:32  长篇生活龙8国际long88关注度: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屎壳螂屎壳螂是我们当地最为盛行的昆虫之一,尤其是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之前的广大农村。从每年的春暖花开到深秋的严霜到来,屎壳螂就会在每天的早晨和晚上出没,因为它的逐臭而生,因此有“逐臭之夫”的称号。正因为此,我们孩子不仅不喜欢他们,而且是我们孩童最为讨厌的昆虫。屎壳螂,学名叫蜣螂,属于金龟子科。在我们当地又叫屎虼(gè)螂。一般有大拇指大小,呈黑色,头部扁小,有流须。身披黑色坚甲,坚甲下面有飞翼,腹下有对称分布的三对小爪,能飞会爬。有雌雄两种,雄性屎壳螂头顶有尖刺,我们称之为“戴官帽的屎壳螂”,由于它们全身通黑,身披黑色坚甲,我们还称它们为“铁甲将军”。  屎壳螂,顾名思义它的生活就与人人都讨厌的屎粪有关。别小瞧它,听了就让人恶心。然而就是这样的屎壳螂,却以粪便为食,人畜粪便皆可,尤其是动物粪便更多。它能把这些粪便推磨成球状,滚动到可靠的地方藏起来,然后再慢慢吃掉,一只屎壳螂能滚出比自身还大的粪球。在七八十年代牲畜乱跑,随地粪便的情况下,这些大量繁殖的屎壳螂确实发挥出了自己的作用,它能准确地定位每一堆粪便。通过自己的打洞,掘出的一部分泥土和粪便混合,并把粪便推磨成屎球,而后将这份“口粮”滚回挖好的洞穴中藏起来,然后再把卵产在粪球上,供若干天后出生的宝宝慢慢享用。所以,哪里有屎壳郎,哪里的粪便就会被清理得一干二净,毫不起眼的屎壳郎竟然是大自然中打扫卫生的“清洁工”呢!因此,屎壳螂被誉为“自然界的清道夫”。从这一点来说,还真该向屎壳螂说声谢谢。屎壳螂一般清晨比较活跃,是自己“寻食打洞”的时机。等到日上三竿,它们就会躲藏在洞穴中享受食物,或者睡大觉。而我们小伙伴有时就会专门找到屎壳螂的洞穴,要是用铁锹肯定能挖出它们,不过铁锹的锋刃也可能会把他们“粉身碎骨”。另一种办法比较可行,就是用水浇灌洞穴,水满之后,它们自然会钻出来。当你用手捉它时,它还会跟你玩个心眼,那就是用“闭气功”装死,当它感觉到危机过后,再“苏醒”过来。可是它的这一招早在我们的意料之中,我们完全不顾及这些,会对它们进行百般刁难,任意“羞辱”,最后还要对其“大卸八块”。这样,一只只屎壳螂在我们伙伴面前瞬间就会“灰飞烟灭”。不过我们也有怕屎壳螂的时候,尤其是在晚上。当我们都睡下的时候,七八十年代的农村,夏夜一片漆黑。这时正是屎壳螂最为活跃的时刻之一,它们会乘着夜色展翅于夜空中,翅膀的扇动,发出“嗡嗡”的声音,就像一架直升机一样飞来飞去。看到哪里有光亮,就向哪里飞去,原来屎壳螂也是向往光明的。可我们孩子就比较害怕了,本来我们孩童就怕黑,再来这么一个“嗡嗡”的黑衣斗士,我常常吓得捂着被子睡觉。要是再落到床上,更令我“魂飞魄散”。这个时候,我急忙喊母亲来驱赶屎壳螂。有了母亲在身旁,我也就壮大了胆子,拿着书或者扇子朝屎壳螂扇来扇去。有时候当屎壳螂突然飞过你的身边时,母亲经常告诫我们不要直接用手拍打,以免屎壳螂头部的尖刺刺伤手面,听说那是有毒的。一阵紧追慢赶之后,屎壳螂不是被消灭,就是被驱离,而后才开始放心睡觉。但屎壳螂也不是处处让人恶心,据说屎壳螂能在24小时内吃的食物可超过自身的体重,这样就能加速使粪便转变为其他生物能利用的物质,因此这个过程其实对人类还是有益的。在非洲大草原上,当雨季开始的第四天夜里,成千上万只屎壳螂就会从地面钻出来。大雨过后,大象贪婪地享用着新生的植物,可是消化系统难以承受这突然增大的负荷,不少吞下去的食物又奉还到地面上。巨型屎壳螂是屎壳螂中体形最大的一种,它的食物来源主要依靠大象的粪便。每天,大象们在平原上留下数百吨象粪,后面跟随着大屎壳螂大军。一部分象粪被埋入地下,屎壳螂的劳动使得土地肥活起来。这是一个循环往复的过程,巨型屎壳螂在其中担负着重要的角色。不仅如此,屎壳螂还有一定的药用价值。小的时候,就听说屎壳螂的肉能治小孩子的“食气”,我们当地称之为“积食”。这就需要捉一些屎壳螂,把它们放进火中烧熟,食其肉。我就曾经做过这样的事情,甭提心里有多恶心了,可嘴里吃着还是挺香的,更关键的是要治病。提起屎壳螂,我们七八十年代的小伙伴会有很多话题。我永远忘不了小学老师给我讲过的一个故事。从前有两个人:一个是书生,一个是木匠,这两个人都非常自负。读书人呢,可能是由于长期读书的缘故,眼睛不太好使,天色朦朦的时候,容易看不清事物。他有个嗜好,就是喜欢玩鸟儿。出门在外经常有一只小鸟儿卧在肩上。而这个木匠呢,则喜欢放羊,经常牵着一只羊溜来溜去,逢人便是一副喜气洋洋之态。有一天早晨,两个人不期而遇。木匠牵着一只羊,身上还背着一个布袋,悠游自在地走在前面,后面紧跟着那位肩上栖着一只鸟的书生。只见那位书生三步并作两步地追上那位木匠,在后面高声喊道 :“老兄,你的‘豆子’撒了”。原来是木匠的羊拉屎了,一粒粒的屎球,就像豆粒落下一样。那木匠以为书生在讽刺他,就转身对书生说:“看你的眼吧,还玩鹰呢?”。书生自以为遇到了挑衅。急忙赶在了木匠的前面,拦住了他的去路。“你不就是一位木匠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书生语带嘲讽地说。“是呀,我是木匠,难道你书生就了得起了”,木匠也是针锋相对地回敬。“当然了,我是读书人,天下的字我全都认识,你能吗?”“不见得吧,那我找一个字考你一下。”“随便吧”只见木匠扭转身躲到一棵树下,看见一只正在爬行的屎壳螂,就顺手拿起屎壳螂,往自己随身携带的墨斗里面一蘸,往一张白纸上一蒙,一个完整而又清晰的屎壳螂的轮廓呈现在了纸上。别说还真像一个字,因为汉字有很多是讲究象形的,木匠小心地拿给书生来看。书生是东瞅瞅,西看看,怎么也说不出这是一个什么字。还以为是哪个朝代遗留下来的篆字图章呢?“不认识吧,就这还说天下的字都认识呢?这不就是一个屎壳螂的‘螂’子嘛”。面对书生的连连摇头,木匠自然是一番洋洋得意,边说边拿出了那个刚刚蘸过过墨汁的屎壳螂再一次蒙上白纸,显出了那个‘螂’字。书生一阵好笑,自然是很不服气,见这一次败下阵来,仍然毫不气馁。“那好,天下我有不认识的字,那你就是世间所有的木材,都能说名字喽!”书生不禁计上心头。“那当然,我天天与木头打交道,还有我辨别不出的木材?”面对书生的挑衅,木匠似乎胸有成竹。书生左看右看,突然转到一垛豆竿面前,拣择其中最粗的一根豆竿,去其枝叶,刮掉其表皮的颜色,只露出中间的材质部分,呈到了木匠面前。“那你说这是什么木材?”木匠自然是一番甄别,只见他上看看,下看看,就是捉摸不出是什么木材。此刻,他那刚才还是高昂的头颅,也不禁在摇头叹息。“不就是豆竿吗”,这回该轮到书生志得意满了。“哎,这世间竟然还有我辨别不出的材质,惭愧呀惭愧”,此刻的木匠羞得简直无地自容。边说,边向书生躬身道歉。书生这一次自然也是躬身施礼,诚表歉意,而后各自离开。这个故事,伴随了我好长时间,每当看到清晨或夜晚飞起的屎壳螂,就会想到这个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过去屎壳螂确实可以清理动物的粪便,抑制其他以粪便为食的害虫,以及减少排放的温室气体。如今随着农业的现代化,国家大型养殖化,农村的牲畜很少再见。自然界中少了很多的动物粪便,屎壳螂也逐渐失去了生活繁殖的市场,其数量也大大的减少了。现在写这篇文章,不是为了纪念屎壳螂,而是记念过去的一段生活,一段充满着童真童趣的生活。也愿我们今天的孩子都有一个幸福快乐的童年生活。
本文标签:

审核:bigyao
关于长篇生活龙8国际long88《迎着灿烂的阳光——抹不去的童年记忆》第47章 (四十七)儿时的昆虫记忆之五 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龙8国际long88
龙8国际long88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