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着灿烂的阳光——抹不去的童年记忆》

第 24 章

(二十四)童年的游戏(四)

作者:清风荷影发表于:2017-12-15 22:08:52  长篇生活龙8国际long88关注度: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17.爆米花爆米花,是我们儿时最难得的美食之一。关于爆米花,还有一个美丽的故事。很小的时候,是父辈们讲给我们听的。相传唐朝,武则天登位做了皇帝,玉帝大怒,命令龙王三年之内不能降雨。但龙王日日听闻百姓哭泣,见无数百姓因饥饿而死,他担心很快地球上就没有生命了。于是他违背玉帝旨意,给老百姓降了一场大雨。玉帝得知后,将司掌天河的玉龙打下天宫,压在一座大山下面。山下还立了一块碑,上面写道:龙王降雨犯天规,当受人间千秋罪。要想重登灵霄阁,除非金豆开花时。人们为了拯救龙王,到处寻找开花的金豆。到了第二年二月初二这一天,人们正在翻晒金黄的玉米种子,猛然想起,这玉米就像金豆,炒开了花,不就是金豆开花吗?于是家家户户爆玉米花,并在院里设案焚香,供上“开花的金豆”,专让龙王和玉帝看见。龙王知道这是百姓在救它,就大声向玉帝喊到:“金豆开花了,放我出去!”玉帝一看人间家家户户院里金豆花开放,只好传谕,诏龙王回到天庭,继续给人间兴云布雨。从此以后,民间形成了习惯,每到二月二这一天,人们就爆玉米花,也有炒豆的。小的时候,对这故事自然感到好奇,长大后便知一个故事而已,没有任何的科学依据。不过,我们对爆米花的热爱,从小到大没有丝毫的减退。 尤其是小的时候,看到“爆米花”的师傅来我村,总是第一个回家,向母亲报告这个好消息。赶紧让母亲装一茶缸子玉米,拿一个玉米袋,就去前面排队。由于我家正处在村中的十字路口,爆米花的师傅一定会在此落脚,因为此地可以辐射全村。于是师傅就顺理成章的在我家门口“安营扎寨”,布置好各种用具。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我总是第一名到达现场,排在首位。因为爆米花的人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炸第一锅玉米是免费的,等于是在做一次试验,第二锅才开始收费。当时的收费虽然是一锅一毛钱,但对于贫穷人家还是挺贵的。母亲之所以让我抢第一锅主要是看中了这一锅炸玉米不收钱。不过第一锅常常不太成功,因为爆玉米的锅子得烧好长时间,师傅把握不好锅的热凉和时间的长短。因此,头一锅往往不易成功,不是炸不开,就是炸焦了。恰到好处的不多,可是为省去一角钱,白白拣一锅玉米花,还是值得的。尤其是第一锅爆米花得等好长时间。先是师傅生火摆架子,再把一个竹筐似的长长的布袋伸开。然后我们小伙伴就会按照排好的次序,耐心等待。经过一会儿的火烧,爆玉米的铅锅烧热了,师傅才打开锅盖,把我家的玉米倒进锅内。边倒玉米,边在锅口处用嘴吹风,把携裹在玉米里面的杂质吹出。说起这锅,倒也奇怪,像一个慢葫芦一样,口小肚大。看着师傅合上盖子,我才终于放了心,于是就会从队伍中出来,专等收爆米花。看着炉火渐渐旺起来,蓝色的火苗时不时地舔在锅底,自己心中的热火也在渐渐燃起。我知道那是一份等待,也是一份期待。等待爆米花快点熟,期待这第一锅爆米花能够成功。但见师傅在炉火上面一会儿左转转爆米锅,一会儿右转转爆米锅,还不时地看看镶在爆米锅上的时间表。突然,师傅迅猛的转动了几下爆米锅,我们知道是时间到了。就急忙起身,双手捂住耳朵,远离爆米锅,小心观看。只见师傅,一手提着爆米锅的后边,一手拿着一个铁钩,钩住爆米锅的前端,放在竹筐里。左脚踩在爆米锅的左前方,左手突然一提,随着“砰”的一声巨响,腾起了一阵巨大的烟雾。把师傅包裹得严严实实,不过几秒钟的功夫,就会烟消云散。此时,一些爆米花会随着开锅热浪从竹筐口处会冲出,像天女散花一样,孩子们会抢着吃。从散落到外面的“朵朵金花”来看,这一锅爆米花是成功了。于是师傅会高高兴兴地把所炸的爆米花倒进我拿的布袋中。我收拾好爆米花,转身就回到了家中。抓着那一把把开花的“金豆”,边吃边笑,心情就像这炸开的爆米花一样“乐开怀”。后来,这些爆米花的的工艺不断改进,常常见公园一角、集市滩头,旅游景区,一些装在玻璃框内的电烤自动爆米花装置。这样制作出来的爆米花,盛放在一个干净卫生的杯子了,颜色鲜黄,味道鲜美,尤其是受到一些孩子和年轻恋人的青睐。爆米花,除了炸玉米外,后来还发展到炸大米,炸小麦,并掺进去一些白糖等,制成了甜味的爆米花。今天,离我们儿时的爆米花已经过去三十年了。可那种传统的工艺依然存在,那种传统的口感依然会再现。无论在今天的城里,还是乡下,依然还可以看见那种传统的爆米花的师傅在作业。所不同的是,运输的工具在变化,爆米花的种类在增多。同时,他们也在不断地改进自己的工艺、种类和爆米花的口感,以迎合市场的需要。每当如此,我总会给女儿炸上一锅。不管收费多少,这是女儿童年的一种记忆,一种能够载入她人生岁月的一种记忆,愿她人生的每一天都如着开花的“金豆”一样醇香灿烂。18.掷钱币掷钱币,也是我们童年游戏中一部分。是七八十年代的乡村生活留给我们孩童的特殊记忆。至今想起,那一幕幕的情景好像仍然在我的眼前闪现……掷钱币,我们当地又叫“撞钟儿”,其实并不是在钟上撞击,而是在一堵砖墙上撞击。就像前面所述的撞玻璃球一样,还是一样的砖墙,只不过把玻璃球换成了硬币而已。撞玻璃球输赢都是玻璃球,而“撞钟儿”则输赢都是钱币。撞击的硬币通常有五分的、二分的、一分的。五分的硬币重量大,撞击得自然就远,二分的次之,一分的常常最近。五分的硬币撞得虽远,但输得话,损失太大;一分的硬币撞得虽近,但赢的机率太小,也常常不选。因此用得最多的还是二分硬币,无论距离掷得远近,输赢多少,我们都还可以接受。从这一层意义上讲,这种掷钱币的游戏还带有一种儿童“赌博”的性质。不过,我们孩童总是适可而止,从不迷恋其中。因此,父母也不会对我们的这种游戏而大加反对,更不会严词拒绝。撞钟儿所用的场地,随处可选,只要是砖墙,前面是一片开阔的地方均可,这在当时的农村随处可见。常常是三五个伙伴,太多也不行,人多显得太拥挤;太少也不行,太少显得没有气氛。人如果过多的话,可以分成两组进行。规则同前面的撞玻璃球一样,首先选择好适当的硬币,然后是各自都用自己最大的力量拿着硬币往墙上撞击,硬币从墙上弹出去后,按距离的远近,分出个一二三四来,距离最远的排在第一名,依次类推。而后,按次序有由远而近,排在首位的拿着自己的所撞击的硬币在原处向离自己钱币最近的钱币投去,如果两枚钱币撞在一块,即为所赢,对方的硬币自然就落入自己的口袋。然后,会接着向第三枚硬币发起“攻击”,这样依次类推。如果不中,第一名投掷的人员在本次游戏中就将退出比赛。而又第二名伙伴,拿着自己所投掷的硬币向自己最近的硬币投去。就这样,你来我往,随着“嘣嘣”的钱币与墙的撞击声,钱币与钱币的撞击声,此起彼伏。在这声声之中,我们常常看到一个个伙伴,拿起硬币,向前倾斜着身子,探出头去,尽量伸长手臂(只要自己的脚不超出硬币所落的地方,就不算犯规,没有规定胳膊怎么样。因此,总是尽量伸长胳膊),闭上自己的一只眼睛,瞄向下一个硬币,轻轻地掷去……那神情,那动作,真可谓是专心致志,小心翼翼,要把浑身的解数都使出来。有的站着,有的蹲着,有的摇摇头,有的甩甩胳膊,真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有时,伙伴们也会与一些不守规矩的同伴,因压线与没压线而争得面红耳赤。这种撞来撞去,掷来掷去的游戏,直到日上三竿,或者夕阳西下,仍余犹未尽。听到父母远方的呼唤,知道该是“收工”的时候了。赢的伙伴,自然是志得意满;输的伙伴,尽管是恋恋不舍,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钱币落入别人的口袋,没有办法,只能下去苦练,以求来日再战。然而,就在这一声声清脆的撞击声中,一次次热闹的争吵声中,那活泼的身影,透过七彩的阳光,投射到了砖墙上;那银铃般的笑声也在童年的天空中回荡。19.画马马端午粽子香,五月人倍忙。这个时候,也正是农村人家最忙活的时节,生产队也开始为小麦的收割、打场、归仓而做好准备。而我们小孩子也许还不到一定的年龄,与这三夏大忙关系并不是十分大,我们依然在规划着自己的游戏世界。那时,生产队在麦忙之前,总要碾出一个很大的场面,是专供后来打麦晒粮用的。场面是很大的,好像有几十亩地。当刚用石磙碾平,上面还是覆土的时候,我们伙伴常常在上面玩耍,打仗啦,撒土啦,追逐啦……但最让我们感兴趣的还是“画马马”。说起绘画,可能是我们孩童天生的一种兴趣与爱好。不像今天城里的孩子们那样,父母有条件把他们送到这美术班,那绘画班的,让他们天赋的兴趣得以发挥,来成就未来绘画的启蒙。可那时的我们,只有从这些无穷无尽的大自然中搜寻“素材”了。也许我们对绘画根本就是一无所知,只能凭自己的想像,随意涂抹。常常以手指、树枝为画笔,以大地、墙面为画布,山川河流,高原湖泊,随意勾画;山野丛林,绿叶红花,信手涂鸦。加上我们儿童特有的想象力,以蝇为鹰,以蚊为鹤;以丛草为林,以土丘为壑。信“口”开“河”,“眼”前流转“几千年”;信“手”而“走”,“足”下纵横“几万里”;心之所向,真是假时假亦真;神游其中,有是无时无还有。就如这大千世界一样,童心的世界,无奇不有。画马马,说白了,其实是画我们自己。就是自己光着身子,躺在有覆土的地面上,张开四肢,另一个同伴,就沿着我们身体的轮廓在地面上画出我们的身体图形。这比一些自诩为美术家的人在画纸上绞尽脑汁的计算人体的比例要直接得多,要准确的多。因为这是天真的、自然地,人画合一的图形。别人帮自己画,自己也帮别人画,躺在地上面的“我们”,就是我们自己最真实的作品。据说后来,在西方美术界真有了这样的画法。说是返璞归真,追求自然。只不过不是向我们这样过于“纯朴”罢了,而是让一些人体模特赤身裸体涂满色彩,而后再小心翼翼的趴在早已准备好了的画布上,把身上所涂的油彩悉数粘贴到画布上。正面、侧面,背面相继完成,一幅最自然,最纯朴的“人体油画”呼之欲出。而且还美其名曰“古朴派”。按照这样的画法,儿时的我们岂不都成为了“古朴派”画家,真让人笑掉大牙。什么画家不画家的,反正我们儿童是:人照玩,“马”照画,真真假假都入“画”。半天下来,那是灰头灰脑,“油彩”满身。回到家中那是姐姐笑话,父母训骂。赶紧跳入水中,来一次彻头彻尾的“爱国卫生运动”。晚上睡梦中还在规划着明天的游戏,该如何玩耍……
本文标签:

审核:似婷
关于长篇生活龙8国际long88《迎着灿烂的阳光——抹不去的童年记忆》第24章 (二十四)童年的游戏(四) 的编辑点评:
尽情玩耍,尽情欢笑!
——似婷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龙8国际long88
龙8国际long88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