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着灿烂的阳光——抹不去的童年记忆》

第 20 章

(二十)剃头担子

作者:清风荷影发表于:2017-12-14 08:49:37  长篇生活龙8国际long88关注度: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如今的社会,城里乡下、大街小巷遍布各种各样、档次不一的理发店,人们的发型也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层出不穷。过去曾经不入流的理发行业也方兴未艾,大有如火如荼之势。尤其穿行在城市的街面,道路两旁理发店几乎到处林立。而且美其名曰:“一剪美”,“美加净”,“酷发”、“亮点”等等。它们都吹嘘“虽是毫末技艺,却是顶上功夫”。生意自然是红红火火,顺风顺水。每每看到这个场景,我就会想起小的时候理发的情景,想起理发师傅那副剃头担子。在七八十年代,人们的生活还非常穷困,我村人没有谁从事这样的职业。可能是受封建传统思想的影响,认为理发是下等的、不入流的职业。过去虽有一些封建余孽,始终认为“人之发肤,受之父母”,倡议保留头发。可是在具体的生产生活中,长发对于人们,尤其是男子,毕竟不方便。因此,理发已经成为一种常态化了。我们当地并没有像现在的说法这样文雅,我们把理发叫做“剃头”。当时来我们村剃头的是一个外乡人,名字叫做“红庆”,至于姓什么,大人们从未提起,我们小孩也不敢去问,也不想去问,至今不知。不过大人们常喊他“红庆”,这个名字也就自然在我们孩子中间耳熟能详。另一层的原因是:本村的所有的童龄伙伴都让其不止一次的剃过头,因此都记得他,并亲切地称他“红庆师傅”。记得那时,红庆师傅来我们村时,常常挑着一副剃头担子。里面装着各式各样的理发工具。说起剃头担子,外形还比较精致,通体朱红色,有现在的凳子一般高低,便于理发时师傅坐在上面,当凳子使用。它特殊的地方,不是它的坐具功能,而是它的储物功能。它下面宽大,向上逐渐变得窄小。大概是三层,每层都是一个小抽屉。可根据空间的大小,分别存放着他的理发的工具。像理发布了,剃头的推子了,剃头刀了,磨刀布等。 那个年代红庆师傅就是靠着这份手艺,带着他的剃头担子“走南闯北”,在附近十里八村建立理发关系。就相当于现在的口头合同一样,我们当地称之为“包村”。一年之中每隔一个月前来跟村民理发一次,先不收钱,年末岁尾,各家分别对出自己该对的一份粮食,作为全年理发的报酬。所对粮食的多少主要是根据所理发的成年人的多少而定,一个一份,两者自然是两份,小孩理发是免费的。每当看到他带着摊子前来理发,大人们也都会带着自家的男孩子,前来剃头。他——红庆师傅,中等偏胖一点身材,常穿着一件草绿的中山装。这在当时应该是很流行的一种装束,自己梳着分头,大概是二八分,都向后面躺倒,就像那个年代领袖的发型一样。古铜色的脸旁,说起话来很响脆,也总是乐呵呵的。给我的感觉总是笑容满面、乐于为善。他给别人理发无论大人小孩,总是兢兢业业,认认真真,动作娴熟,手脚麻利。刚一个理完,但见他解下剃头布,像撒网一样一掀,头发茬子像天女散花一样四散抖开,剃头布上立马干净如初。顺势给下一位所要理发的人披上,并在这人的领襟处掖好,接着便是洗头。但见手指在所理发人的头部细细揉搓,从头顶到耳部,直至面部,真有一种酥痒的感觉。洗头完毕后又拿起剪子,“刷刷刷”三下五除二就剪短了,再用推刀细细修剪。如果再碰上修面,又从工具包中抽出剃头刀,但见手指一别,明晃晃的刀刃就呈现在眼前。先拉起挂在旁边的磨刀布,把剃头刀来回反正磨几下,再用湿毛巾润湿一下理发人的脸部,就开始“下刀”。只听见“吃啦啦”的声响,就像割韭菜一样。修面完毕,再用清水一洗,而后再抹上当时流行的“大众”雪花膏,以示滋润脸部。 整个理发修面的过程,大人们都是非常享受的一种神情姿态。且看他们是如何地斜躺着身子,闭目养神,似睡非睡,真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大人理发如此,小孩理发就简单多了。记得一天早上,父亲让我去喊红庆师傅到我家吃饭。因为按照当时的习惯,红庆师傅每在我村理发一天,早、中、晚三顿饭,轮流在村民家吃饭。这是早已在需要理发的村民中排出的次序。而这天早饭,正好轮流到我家。一大早,父亲就催促我去喊红庆师傅吃饭。当时他的理发地点就是本村的生产队部,同时也是生产队的牲口院,场面开阔,聚焦人气。我去的时候,看见他正在给别人理发,就顺便等一会儿,并给他说明了来意。他向我打听父亲的名字,自然就知道是哪家。后来,又给我也理理发,只见他给我穿戴好剃头布,一只手轻轻地扶捏着我的头部,另一只手用剃头推子在我头上推来推去,可谓驾轻就熟,只感到有一种痒痒的感觉。不到五分钟的功夫,我的小平头就理好了。人也精神,头也轻松。于是就高高兴兴地引领着红庆师傅到我家吃饭。后来,随着红庆师傅的业务越来越多,人手稍嫌不够,于是就在我村收了一个徒弟——红良。就是老家后面的五轩大伯家的大儿子,他的母亲就是前面曾经提到的哑巴。红良虽然父亲跛腿,母亲哑巴,但它却面目清秀、五官端正,待人接物也是彬彬有礼。不知跟师傅有没有行拜师礼,不得而知。只知道先是跟着红庆师傅,打打下手:生生火,烧烧水,给所要理发的人洗洗头,打扫打扫卫生。而后站在师傅旁边观看,后来模仿。慢慢地也开始下手实践。如是这般,一年之后竟然在师傅的指导下跟人理发。两年之后,居然能够独立操作。并跟着师傅照样“走南闯北”。在我的印象中,红庆师傅在我村“包村”理发达十年之久。后来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深入,人们的生活水平在逐年提高,一些年轻人逐渐学起了电视上的人物——新潮的发型,而红庆师傅的理发技艺也渐渐地跟不上了时代步伐。再后来,村中找红庆师傅理发的人越来越少,没有了“市场”,就没有了收入。红庆师傅就解除了我村的“包村”合同,同时还有其它村。临走时,红庆师傅特意留给了自己得意弟子一份礼物——剃头担子和一套完整的理发工具。自从红庆师傅走后,村中一些年龄大一些的人就找他的弟子红良理发。随着时代的发展,他们也都在不断地学习,技艺也在不断进步。据说后来,红庆师傅凭着自己扎实的理发技艺在城里开启了新潮发廊,生意相当火爆,生活也过得越来越好。从红庆师傅离开我村至今,我再也没有见过他。虽然有时也曾经听闻过他的一些消息,但始终未能如面。他也是那个年代让我无法忘怀的人物,他不仅仅是在用自己的“毫末技艺”在我的头上彰显“顶上功夫”;而且在我的人生记忆中,也书写出了浓浓的一笔。愿他好人一切平安,好事一切顺利。
本文标签:

审核:bigyao
关于长篇生活龙8国际long88《迎着灿烂的阳光——抹不去的童年记忆》第20章 (二十)剃头担子 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龙8国际long88
龙8国际long88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