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着灿烂的阳光——抹不去的童年记忆》

第 19 章

(十九)诱人最是拨浪鼓

作者:清风荷影发表于:2017-12-13 10:21:33  长篇生活龙8国际long88关注度: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说起拨浪鼓,现在的孩子很少再去玩。即使有,也是顽童时期父母为了开发孩子的智力,锻炼他们的手、眼、耳朵等各项功能而特意买的一种玩具。我就曾经在女儿三岁之前买过小拨浪鼓。鼓面的直径有十厘米之多,两边各一个缀珠,鼓面的棱底带一手柄,拿着它左右一晃,“咚、咚、咚”之响。起初女儿非常喜欢,总是爱不释手。不过,没有多长时间,就玩腻了,再不去问津与它,它也只有躺在女儿的工具箱里“睡大觉”了。可是,每每看到女儿的小拨浪鼓。我就会想起小时候的故事——一幕幕关于拨浪鼓的故事。在物质和精神生活都不丰裕的七八十年代,我们孩童对拨浪鼓的向往并不是需要拥有拨浪鼓,即使想要,也不可能。而我们所向往的是一个挑着摊子、摇着拨浪鼓的老头。他不仅对我们的儿童的有吸引力,而且对奶奶和母亲的吸引力也是挺大的。因为在他的杂货摊上,除了有奶奶和母亲做针线活儿的所有丝线和工具外,还有姐姐们用的胭脂粉盒、香囊香袋。更重要的是还有我们儿童特别向往的冰糖、糕点、弹弓皮子,小刀和小玩具枪之类。据说挑着摊子、手摇拨浪鼓的人就是五里开外的邻村人。他总是每隔三五天就会转到我们村,他看上去有五十多岁,脸皮通红,花白的头发,不过个子挺高的。身穿灰色的粗布衣服,常常肩挑着一个摊子。长时间的肩挑,扁担压得弯弯的,磨得滑溜溜的,像是能够耀见人的影子。摊子两端各是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大筛子样簸箩。其中一个装满了农家妇人常用的针线工具,像各种丝线,颜料,针器,给小孩做鞋的模具、兔毛等;另一个则是摆满了我们儿童爱吃、爱玩的东西。除了糖果外,还有那圆形的“江米糕”,最让我们馋涎欲滴。不过整个摊子最显眼的,最震耳的当属拨浪鼓。但见它的鼓面有烧饼大小,厚度不超过一拳头,两张鼓面据说是牛皮的,紧紧地张在鼓体边沿,而且边沿全用一圈明晃晃的钉子加以固定。正反两面全是如此,鼓面两边各有一窜吊穗,且窜有珠子。手柄有一尺来长,和拨浪鼓的边沿一样都漆成红色。老人提起拨浪鼓左摇右晃,咚咚直响,前后一二百米长的村子都能听得见。因此,每当他的到来,村民们总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因为不知其姓甚名谁,暗地里我们小孩子都叫他“拨浪鼓”。只要拨浪鼓一来,大至老婆婆,中至大姑娘小媳妇,小至三岁顽童,都竞相向他走去,各取所需。我们小伙伴经常盼着他来,好购买我们需要的东西。钱肯定是没有的,那时家家户户都是一穷二白,连家里花的钱都没有,更不用说给小孩子零花钱了。可是有一样好处,“拨浪鼓”准许我们用一定的破烂东西兑换,像什么破铜烂铁、破布、麻绳头等等,这就给我们孩子提供了机会。曾记得一段时间,我们孩子是到处收集这些东西。家里的这些东西不敢多拿,怕父母不愿意,多是在村内外,田间地头寻找。再则就是从生产队的仓库中偷拿出一部分,往往是几个伙伴分工合作,所攒的“货物”由我统一保管。虽然在伙伴中间,我个头不算高,但他们都认为我很会谋算,又小心谨慎,遇事有主见,因此让我来保管,感到很放心。对于责无旁贷的这件事,我也总是“尽职尽责”,从不辜负大家的期望。等到“拨浪鼓”一来,我们伙伴就会倾囊而出,先是换来一人一个的“江米糕”。鸡蛋大小的江米糕,到我们手中,那是一个左瞅瞅,右瞧瞧,真舍不得吃。即使开始吃,也是一点一点地吃,绝不会一口吞进肚里,来不及品味,我们从不这样做。就像后来上中学后学到课文中的孔乙己那样,对于难得的酒,那是一个细细品味。除了换取吃的外,我们还会换取一些儿童的小玩具。像那个时候,最受我们欢迎的是小刀,做弹弓的软皮子,还有我们常玩的三色弹珠等。但这些东西,不会一次就换得人人具备,有时需要我们几次的废品积攒才能换得。得到东西的我们,自然是个个喜形于色,拿着自己所得的玩具,向别的伙伴炫耀、展示(因为,童年的伙伴,都是一群一群的,甚至还分这派、那派)。那种得意洋洋的神情,至今想起,还不由得“笑从双脸生”。除了用伙伴们的“公共财物”外,我还有自己的“私活儿”,那就是自己在家中偷偷藏起来的东西。可是对此,我总是“公私分明”,绝不“徇私舞弊”,“贪赃枉法”。记得有一次,我和妹妹偷偷地把父亲积攒了好久的一大团麻布绳头,还有一套厚实的铁链藏起来。等过了一段时间,父亲突然问起时,我和妹妹都说不知道,更不用说姐姐们了。因为她们始终没有参与到这项“绝密”的任务中来,自然不知详情,父亲虽然很生气,这可是他积攒下来准备建房所用的。但因为抓不住我们私藏的证据,也拿我和妹妹无法。这一点,我应该感谢妹妹替我保守秘密。待这件事渐渐平息之后,我和妹妹就拿出这套“压箱底的私货”。在父母、姐姐都不在家的时候,偷偷地拿出来和拨浪鼓交换“食品”,并特意嘱托“拨浪鼓”替我们保守秘密。换取的食品自然又是我们日思夜想的江米糕,总觉得那一次的江米糕真正让我和妹妹过足了嘴瘾。现在已记不清换取的数目了,反正有十个之多。这次吃江米糕,不再像在小伙伴们面前那样了,而是“狼吞虎咽”。主要是想尽快把这些米糕吃完,怕吃着吃着的时候,父母会突然回家,来一个“人赃俱获”。在我的精神示意下,妹妹也是如此。吃完之后,我和妹妹又会把手、嘴洗干净,以免父母发现“猫腻”。然后,我和妹妹又若无其事地玩去了。总之,我感觉到这件事是一次“危险”的经历,就像是后来在电影上看到的地下党员在敌特区活动一样,时刻充满着危险。自此以后,我和妹妹再也没有做过这样的事。再后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农村家庭联产责任制的实行,农民的生活水平逐渐得到提高。村中相继出现了大型供销社,小商店,人们的很多生产、生活用品都在那里得以购买,“拨浪鼓”的地位在逐渐削弱。虽然后来,他也更换了工具,由肩挑担子到车(架子车)载而行。货物也比先前更加的丰富,可是购买的人越来越少。我们小孩子也不再对他“念念不忘”,也许他的顾客就是一些不常出门的老婆婆,但他的身影依旧穿行在大街小巷,我们还会时常听到他那“咚咚”的拨浪鼓的声音。“拨浪鼓”的消失,是一个时代的消失,同时又是一个时代的开始。如今,虽然“拨浪鼓”的这种现象在农村早已消失,但它所留给我们孩童的乡村记忆却难以磨灭:有舌“尖上的”无穷快感,有手中玩具的无限趣味,有我们的无限向往……愿它是我们70后心中的一份永远的珍藏。
本文标签:

审核:bigyao
关于长篇生活龙8国际long88《迎着灿烂的阳光——抹不去的童年记忆》第19章 (十九)诱人最是拨浪鼓 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龙8国际long88
龙8国际long88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