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着灿烂的阳光——抹不去的童年记忆》

第 18 章

(十八)童年常伴你和我

作者:清风荷影发表于:2017-12-12 10:04:39  长篇生活龙8国际long88关注度: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小的时候,在自己成长的岁月中,都会有成群的伙伴,伴随自己左右,他们共同成为我们快乐童年的有力见证。现在就走进童年的天地,去追忆那令人无限怀念的童年伙伴。1.风雨中逝去的生命他——张大军,是最令我痛惜的一个童年伙伴。我们都管他叫大军,他的父亲当时是我们村的生产队长,而我的父亲生产队的副队长兼财物保管。可能由于父辈之间的工作关系,使得我和大军之间关系比较密切,它大我两岁。我们还有另外几个伙伴,一个叫毛蛋,一个叫小刚,一个叫建设,一个叫耀中。加上我,我们六个就像铁哥们一样。每天早晨,我们吃过饭后,会一个接着一个喊对方。凑齐人员后,再临时拟定计划,做各种各样的游戏。而对于大军,我们小伙伴对他格外照顾,因为他自幼腿脚不便,走起路来一摇一摆。当然作为小孩子,我和其他伙伴并不知道他发病的原因,但是小伙伴们在一块儿玩,难免会发生矛盾。与大军的矛盾有时也会在所难免。每当如此,大军就会有所吃亏,他的父母看见后,自然会对我们一顿训骂。而我们的父母也会对我们一顿揍骂。我们总是不解,为什么理亏的总是我们。后来,我终于明白了:我们是健全之人,而他有一定的残疾,所以大家都把同情的目光投给了他——大军。至于他的腿病怎么得来的,我也有所耳闻,据说是一种天生软骨病。小的时候,还能站起来走走路,再后来站也站不起来了。不仅他如此,后来他的弟弟也是如此。这种情况对于一个家庭将会是多大的不幸。针对这种情况,村中还留有一种传说:说是当年他的父亲和母亲结婚的时候,正在天礼桌前拜天地,周围的人也正在观看、庆贺,非常热闹。忽然,作为娶亲之礼的红公鸡,却意外的飞上了天礼桌。作为新郎——大军的父亲,顺手拿起一根木棍扫向公鸡。由于用力过猛,公鸡的大腿当场被打断。这意外的婚礼插曲显然不太吉利,但是谁都没有太在意,婚礼还是照常进行。后来这件事过去了很长时间,谁也没有再提起它。几年之后,他们夫妇相继有了两个女儿和两个儿子。第一个儿子便是大军,听母亲说大军小的时候,和正常的儿童没有什么区别。当他长到三四岁时,大人看到他行走趔趄,步履蹒跚,就认为得了什么病。作为生产队长的父亲,也有便利的条件,前往医院检查。结果令他的父母非常震惊,医生说是先天性软骨病。这种病作为孩子的时候,还可勉强走路,待到十岁左右,就会站不起来,这种病应该是父母一方的遗传基因传给了儿子。小的时候,就听说过一些遗传病是传男不传女的。虽然并不一定有科学道理,但在大军的一家,却表现的淋漓尽致。大军家里一共子们四个,前面两个是姐姐,后面一个是弟弟。姐姐们都身体健康,而大军和弟弟都是同一种病情。儿时,当大军还能一瘸一拐地走路时,我们还常在一起玩,只是父母特别告诫一定不要和他发生争执,更不能打架,要特别地让着他。话虽如此,可小孩子玩着玩着,就难免发生矛盾,这时母亲的告诫就会全抛掷脑后,严重时会拳脚相加。每每如此,父母就会对我们轻者训斥,重则打骂。稍大一些的时候,我们终于明白,大军身患残疾,而我们四肢健全的人跟他打架,岂不是欺负他腿脚不便吗?这样的话会让他的父母更加伤心难过。至于前面所讲的他的父母婚礼期间发生的事情,多半是大军的父亲当生产队长时,可能会得罪一些人,这些人根据他儿子的现状杜撰出来的故事,来暗地里咒他。即使有那样的事也可能是一种巧合罢了,再加上一些人的添油加醋,就演绎成了故事。不过像大军和他的弟弟——二军却是无辜的,全村的村民大都还是报以同情的目光。在上学前,我们小伙伴还经常同大军玩耍,当然有时他还会带着他的弟弟。我们伙伴大多的时候都是相安无事,相处融洽,其乐融融。不过这样的日子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在我们同龄伙伴都相继入学后,由于大军身体不便等原因,他不能同我们一块儿去上学。虽然有时放学后,我们还能在一块儿玩,但毕竟时日有限。当我们都背上书包高高兴兴地去上学时,常常看见他坐在家门口目送我们远去。那羡慕的眼光,总是随着我们的身影而游走,直至我们消失在他的视野之内,仍然余犹未尽。当放学的铃声响起,我们则又高高兴兴地背着书包回家。他的家门口是我们上学、放学的必经之地,这时大军又坐在家门口等待我们回来。有时,我们伙伴会同他玩一会儿,有时则不作停留。不管去留,只要他见到我们,眼中都会放出欣喜的目光,我们当时虽然并不理解那目光的难得。可后来这样的事情却越来越少了。随着天长日久,我们伙伴们无论是上学,还是放学都很少再见到他的身影。是他的病情恶化,还是父母怕他触目伤怀,总之是不得而知。再后来,他——大军渐渐地淡出了我们同龄伙伴的视野。五年以后,我也随之离开了家乡,来到了离家十几里的乡镇重点中学求学,一周难得回来一次。记得一个周六的下午,我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回家,无意间看到他——大军,正坐在了他当年曾经目送我们上小学的大门口。他那“贪婪”的目光搜寻着眼前的一切,当我出现在他的视野之内,我们都是第一时间发现了对方。当时,我很吃惊,他明显消瘦了很多,可谓是形容枯槁,皮包骨头,只是眼睛依然闪闪发光。他看到我之后,显得很惊喜,我走到他身边,停下来和他说话。我甚至能感到他的心情很沉重的,眼中不时地闪现着泪花,美丽的夕阳温暖地照在他的脸上,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他对这个世界的不舍,对友情的向往,对情感交流的渴望。从那次相见之后,我有好长时间没有再见到他。后来由于学习生活的日趋紧张,我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回家也都是匆匆而回,匆匆又走。关于他的消息,我总是从母亲那里得到一星半点。再后来,就知道了他身体很虚弱,精神状态也很差,也不再坐在大门口晒太阳。只是每天起床、梳洗也很吃力,都是在父母的帮助下才能完成的。吃过饭后,就坐在堂屋正门口,透过门口的空间去观察外面的世界。树上的叶子青了又黄,院中的花朵开了又谢,有时白鸽从院子上方的天空飞过,几只调皮的麻雀在他的眼前跳来跳去,这一切都让他如此难得。他感觉到这个世界无限美好,足以让他留恋。对天上的云卷云舒,他总是非常在意;临庭前花开花落,他愿意静听。只是不知这样的日子,还能属于他多久……终于,在一个风雨如晦的晚上,他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一个令他无限憧憬与牵挂的世界。这个消息,还是后来听母亲说的。秘不发丧,悄悄地走来,静静地离去。大概十三四岁,没能留下半点遗物,可供凭吊。也没有留下一方青冢,可供寄托哀思。据我们当地的习惯,未成年人的早逝,是不能有坟墓的,只是一席之裹,悄悄地埋掉。这对于一个家庭将是多么大的痛苦,但是更痛苦的事,还是在大军离开人世不久,他的弟弟也因他同样的病情和命运,撒手人间。怀念我童年的伙伴,愿这些顷刻间流泻下来的文字留给我们童年的记忆,也是对我们童年伙伴——大军的纪念。2.白化病患者——张海江张海江也是童年时期我的同龄伙伴,今天之所以把他写进我的文字里,一是处于童年的友谊,二是由于大军的关系。他和前文中所提到的张大军本是堂兄弟,是大军二叔家的二儿子。我和张海江是同岁,小的时候也常在一起玩。他有一个明显的特征,至今仍是,那就是通身洁白,连眉毛、眼睛都是白的。而且有一个最大的特征:白天的时候,眼睛看不清物体,须眯缝着眼睛才能勉强看清楚。因此,白天走路,他一不小心就会碰到墙壁、树干等障碍物上。不过,夜晚的时候,可能会稍好一点,但是还不及正常人。童年的时候,我们伙伴都感到很好奇,为什么会是这样?是不是外国人?后来听母亲说,可能是得了一种病,而且在他的家中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其中三个就是同他一样的病情。只有一个妹妹是一个正常的人——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这个疑团最终是在上到中学后,才真正揭开。原来他们一家所得是一种叫做“白化病”的遗传病。而且遗传的比例正好是三比一,他家的情况正好印证了这一医学现象。反观他的父母,没有一个是这样的人,原来问题出在了张海江的外祖母上。外祖母是这种病情,而这种基因又传给了他的母亲。因此,他的母亲就成了一个基因携带者,那他的哥哥姐姐和他都具有这种遗传基因就不足为怪了。可童年的我们,也并没有因为他的这种疾病而歧视他,只是为好好的人家得上这种病而感到惋惜。小的时候,对于他家的这种病情,村民们也一度杜撰出这样的故事:在他的父母结婚的一天早上,在经过了几天的大雪之后,天空中的雪花仍旧纷纷扬扬,并没有丝毫减弱之势,地上的积雪已经很厚,周围的一切也都披上了银装。迎娶她母亲的队伍依旧吹吹打打,热热闹闹地进行,并没有因雪大路滑而减去半点热情。眼看雪下得越来越大,吹在人们的脸上如刀割一般,也让人睁不开眼。前方的道路似乎也被大雪封住了,辨不清路在何方。就在众人为难之时,娶亲的大公鸡却突然挣脱绳索飞跑了。由于雪大挡眼,众人竟没有发觉,当娶亲的队伍到了他母亲的家中时,发现不见了娶亲的象征——“公鸡”。众人都说是大雪迷花了公鸡的眼睛,才跑丢的。但是,娶亲的活动还要照常进行。后来人们都说,他家的孩子眼睛看不清就是因为下雪天迷丢了公鸡,公鸡被大雪迷住了眼,他家的孩子在白天遇到强光也要看不清。当然这只是人们在科学知识不了解时候的一种猜测,并没有一点科学的根据。本身这个故事也许就不可信,公鸡在雪天迷失方向,在娶亲的途中意外丢失,可能就是一种巧合而已。但是,像大军兄弟两个的软骨病和海江及哥姐的白化病,出现在一个家族中,这对于他们的爷爷奶奶将是一个多么大的打击。反正我没有见过他们的爷爷,但他的奶奶却是一个慈祥亲切的老婆婆。以至于后来许多年后,每每在路上遇见,她总是嘘寒问暖,让人感到非常亲切。在我和海江还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他的哥哥——海红,人长得是高大英俊,而且非常聪明,在八十年代初就和人合伙试制洗衣粉。那时,他会把自己制得的洗衣粉分给大家做试验,看效果怎么样。只可惜好景不长,后来据说他得了一种喉癌的不治之症,不久就离开了人世。整个家庭都弥漫着一种不祥的阴云,海红的离开,着实让这个家庭悲痛了好长时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作为堂兄离开不久,大军兄弟两个也相继离开了这个家,由于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当时作为生产队长的父亲,在兄弟两个离开人世不久,也撒手人寰,去天国追寻两个儿子。相信,他们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那里不会再有病痛的折磨,白眼与歧视,那里只有永恒的灵魂。海江——我们儿时的伙伴,如今也已经人到中年,早已娶妻生子,也早已从失去兄弟的痛苦中解脱出来。如今,在和父母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愿他们幸福快乐。3.最骇人的哑巴童年的时候,经常同伙伴们在内外四处游玩,其中会经常碰到一个人,她会令我们每一个小伙伴都非常害怕,她是一位哑巴。说起她,她还是本村五轩大伯的老婆。论起辈分来,还应该称呼她一声大娘。她高高的个子,白净的面庞,大大的眼睛,她会不经意间突然在你的身旁出现,让你着实吓了一跳。  说起五轩大伯,真是其貌不扬。经常瘸着一条腿,不知是先天疾病,还是后天所得。就这样五短身材的一个人,娶就了一个长相还算好的哑巴,生了一群儿女,除了一个神经稍带迟钝外,其余几个都很健康。我曾经和她最小的儿子同岁,小时候也常在一起玩。她家住在胡同里,由于不便同别人交流,她不像其他的大人那样经常到地里干活。她要么伫立胡同口,要么在大街上四处游走。我们小伙伴,常常会三五成群的在村中游荡。如果遇到她时,靠的是群胆,这时倒不害怕。远远地看见她,我们会齐声高喊:“哑巴,哑巴……”。她当然不会说话,看到我们这样也会明白其中的意思。就会做出很生气的样子,用手使劲地拍打着大腿,嘴里发出“啊,啊,啊”的声音,借以驱赶我们。有时她会站在家门口,靠“手舞足蹈”来唬我们,有时回追出一段路。每当如此,我们小伙伴们就会像赛跑一样尽快跑开,以免让她抓住。还有的时候,她会坐在胡同口外。也许太需要与人交流了,每当看见大人们经过,她也会“啊,啊,啊”的同他们说话。大人们也会“哦,哦, 哦”的同她回应。在同大人们交流甚少时,她也会转向我们孩子。可是她的“啊,啊,啊”之声,常常吓得我们扭头便跑。记得有几次,单独经过她身边时,她又“啊,啊,啊”,又拍大腿的,把我都给吓哭了。为此,母亲还特别的不愿意,找她们去理论,后来事情有了很大地改观。现在想来,也许她太需要同人交流了,成人们当然都在地里干活,就拿我们小孩来补缺了。总之,它是我童年时代最惧怕的一个人,害怕她手拍大腿的姿势,害怕她突然会把我抓住。她也有温和的时候,有几次跟随她的儿子——爱军和贵军去她家玩。每当小心翼翼地经过她的身边时,她也会温情脉脉的看着我们。毕竟她是一位母亲,也知道如何疼爱自己的孩子,透过她关注我们的目光和神情,就可以看出,只是不知道如何表达而已。说又不会说话,又不会聋哑人温情的手语,又怕“手舞足蹈”吓着我们。因此,只是看着我们笑。就这样也让我心中麻麻的,幸亏有她的儿子陪伴,我才壮着胆在她家玩。如是几次,我也慢慢地放松了警惕。有时,她还参与到我们的游戏中来,真让我们始料不及。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同龄伙伴都背起了书包,高高兴兴地去上学,与她“交往”的日子也越来越少了。即使星期天也很少见到她,直至寒暑假才会有机会同她见面,不过心中对她的畏惧也慢慢减少。虽然我对她并没有一丝的想念,而她对于我们伙伴而言,却有一种关心。每当在大街上、田野旁、胡同里看见我们,就会像我们打招呼。虽然依旧是:“啊、啊,啊”,但言语柔和了许多,神情动作也很温和。再也没有手拍大腿“啪啪”响得骇人。为此,我们伙伴也常常报以温情的微笑,点头示意。再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也由小学上到初中,再由初中到高中,直至后来的大学及参加工作。长年的在外学习、工作,一年难得几次回到家乡。每次回到家乡,看到她,她的眼中会发出异样的、欣喜的光芒,会用各种方式向我打招呼。也许她是出于对文化人的一种敬重,因为我是村中少有的几个走出来的大学生。每当如此,我也总是尽力回应她,再也没有了儿时对她的畏惧,反而多了一层温情来。再以后,每次回家遇到她的机会就更少了。后来在城里买了房子,女儿也在城里上学,回老家的机会就更少了。每次回到家中,父母都会把发生在家乡的大事向我一一罗列,特别是哪家生个大胖下子,哪家的老人没有熬过严冬,谁家的年轻人英年早逝。终于有一天,母亲提及到她,因病而离开人世。村中的人对她的离世没有激起任何的波澜,好像她的存在与否根本于事无补,这也许就是普普通通人的结局。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普普通通的人,都将会有这样一个结局,这就是一种现实与无奈吧!虽然她在年轻的时候,曾经给我们伙伴演绎过“恐惧”故事,但她的去世也难抹我们童年的一段难忘记忆。
审核:四月宝贝
关于长篇生活龙8国际long88《迎着灿烂的阳光——抹不去的童年记忆》第18章 (十八)童年常伴你和我 的编辑点评:
以三个人物生动地刻画了童年的趣事,全文逻辑性强,流畅通透,文字运用真实适宜,很老练的写手,拜读了。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龙8国际long88
龙8国际long88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