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着灿烂的阳光——抹不去的童年记忆》

第 4 章

(四)难兄难弟

作者:清风荷影发表于:2017-11-23 13:20:16  长篇生活龙8国际long88关注度: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四)难兄难弟单调的医院康复日子,就这样一点点的过来了。对于大人可能很难熬,一来主要是担心我的病情;二来他们怕花钱,怕耽误时间挣公分,年末影响全家的年终分粮。不过我这次的事故,生产队承担了全部的责任。因为祸事的缘由是生产队赶牲口的大爷在耕完地放工时,让马卸套撒欢。结果马受惊跑了出来,直接导致了我这次事故的发生。所以生产队承担了全部责任,我的医药费和生活费及父母的误工费,也是生产队全部报销。据母亲说,住院期间总共花了200多块钱。这在当时,对于一个农家之弟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全家一年不吃不喝也挣不了这么多钱。虽然祸事是他们造成的,已成客观之事,毕竟他们全力补救,父亲也没有再去追究某些人的失职责任。医院的生活依旧,在单调无聊的日子里,也会有一些乐事值得我去回味。记得我临床一个年龄比我大一些的哥哥,在生病康复期间,总是想方设法逗我玩,因此至今记得。在吃完药打完针时,他总是乐呵呵的,好像不怕吃药打针。而后,他总是索取医生用掉的针瓶,尤其是带盖的小玻璃瓶。然后,用一根线把它们系住再穿起来,这样就形成了一串,像一窜珍珠一样。提起来左摇右晃,叮叮当当。我躺在床上自然不能像他那样玩,可他玩完后就送给我,因此非常高兴。有时他还会给我讲故事,那时可能会想,长大真好,有那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我们。这位不知姓名的哥哥,给我带来的快乐,让我永远难忘。他的乐观和坚强永远值得我学习。在医院吃药打针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对于我,也是最让我“恐怖”的事情。药吃得满口无味,针打得两胯布满针眼儿,以至于饭吃不香,路走不成。可是对于那位哥哥,却不一样,好像他从不怕吃药打针。吃药不用说了,对于打针,每次总是笑呵呵的。记得只有一次例外,那次医生用了一个很大很粗的针头给他打针,而且持续的时间很长。相对于以前的“沧海之水,巫山之云”,这一次看来他也是“熬”不住了,疼得他终于流下了眼泪。不过并没有哭出声来,他是在用自己的坚强给我做出榜样。无独有偶,也就在那一天,医生也更换了平常用的细针头,用了稍微粗一点的针头给我打了一针。痛哭自然是有的,因为我还没有他坚强,于是他就来安慰我,就这样我们成“难兄难弟”。这样的日过了多久,已记不得。他什么时候出的院,也已经记不得。总之他给我留下了一段美好而又难忘的记忆,我感谢他在那段痛苦的日子里,给我带来了欢乐,带来了希望。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我终于可以下床走动了。不过总是摔倒,也感觉到两腿绵软无力。这时父母亲总是轮流扶着我,就像我现在扶着我的孩子练习走路一样。记得一次,经过几次摔倒之后,我们终于到达一个平台前,上面还长着一棵树,还开着什么花。由于当时还小,自然不懂得欣赏。只感觉到久违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外面的空气也新鲜了许多。能够看到几只麻雀在不远的树丛里飞鸣跳跃,一群群蜜蜂和蝴蝶在花丛间嘤嘤嗡嗡、翩翩起舞。不觉间,身边已经多了几位“享受”风景的病人,他们的脸上早已洋溢着逐渐康复的微笑。日没而息,伴随着西边那抹灿烂的晚霞,我轻轻的招手,说是再见。在父母的陪同下,我又回到了病床边,又一轮的吃药、输液开始。不觉间,夜已深沉。偶尔听见几个陪护的家属在小声的叙着家常,照例还是护士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查房、询问病情。听着听着,自己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母亲也挨着我躺下,说是可以休息一会儿,实则是随时观察我的动静。我的熟睡才是他们最大的幸事。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突然一阵喧嚣杂乱,把我从梦中惊醒。抬头一看,只见又送过来一床病号。由于夜晚,灯光不太明,看不清那人的脸,只见一身红通通的,尤其是大腿部分,病号在不停地呻吟,看来十分痛苦。这时也听见别的家属议论,原来这人是在家中炸油条时,油锅炸裂,滚烫的热油浇了自己一身。今天想来,应该是大面积烧伤,简直惨不忍睹,真够骇人的。医生也在忙着给他检查,护理。他的家人自然在一旁,小声哭泣。随着人走灯熄,夜渐加深,慢慢的病房里又趋于平静。    这样,我们又度过了一个不太“平静”的夜晚。随着护士的敲门声,惊醒了一个病室里难得休息好的病号和家属,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今天也许是个好晴天,一大早,我能听见鸟雀在外面枝头上“叽叽喳喳”地叫,一束阳光透过窗帘直射过来,似乎把整个屋子都照亮了。今天又有一家病号康复,须出院回家了。对这家来说,应该是一件最为高兴的事。只见他们一大早,都在忙着收拾行李,准备出院。大家都恭喜他,同时也希望自己能够早日出院。一个病床空出,自然就会又一个病号的入住,这也许就是医院的常态,就是医生的职责。看着别人康复出院,我也真想回家。我已经出来很长时间了,我想念家中的一切:奶奶,大姐、二姐,我家的小狗——阿黄,还有邻居门前的那棵枣树。这个时候,也许已经有很多孩子等候在了枣树下面,等待吃那些清香甘甜的枣儿……就这样,我熬过了一个多月,病情有所控制,并逐渐好转,我们也准备着出院。当父母告诉我明天要出院时,我几乎高兴得一夜没有睡好觉。想到马上就要回到老家,回到亲人的身边,回到朝思暮想的伙伴们中间,内心的那股兴奋真是抑制不住。尽管身体还不是很结实,还需要静养,毕竟不需要整天的吃药打针。那天早上,父亲起得很早,母亲也帮忙收拾东西,并做好了在医院的最后一顿饭,我们都吃的很香。医生和护士照例又开始了一天的查房和看护病人。当清早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射进来,整个病房内顿时明亮起来,人们的脸上也都洋溢着微笑。其他的病友也都祝福着我们顺利出院,早日康复。母亲极力表达着我们的谢意,也同样把祝福送给其他的病友。父亲则是跑上跑下,办理着出院的各种手续,医生也给我做了最后一次的检查和换药。这一切都忙完之后,父亲拉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架子车,并在上面铺好了棉被。我和母亲,还有三妹都坐在上面。我自然由于伤口还没有完全长好原因,自然平躺在被窝里,母亲抱着三妹坐在我身边。最后告别了共患难的同室病友,踏上了返家的旅程。说实在的,离家的一个多月,像是阔别了一年一样,令我挺想念的。尤其想念奶奶,大姐、二姐,想念家乡的一切。在相距的四五十里路程中,父亲拉着车,七绕八拐。我不时探出头来,第一次看到了城市的生活环境:宽宽的马路,花瓣似的路灯,“屁股”后面冒着黑烟的小机动车,还有套着骡马赶车吆喝的声音,还有稀稀疏疏攒动的人群,以及对面街上的“高楼大厦”(与今天相比,并不高大,不过比农村的草房高大),这一切都留在了我模糊的记忆里。经过大半天的行程,故乡已经近在眼前了。可我仍在在移动的“床上”时睡时醒,迷迷糊糊的。据母亲后来说,当走到离老家还有二三里地黑河边时(当时,河水还很清,鱼虾游荡,群鸟乱飞。不像现在,黑咕腥臭,鸟鱼绝迹),正赶上河上修桥。刚修好了一块桥板,正好能经过一辆架子车,两边几乎没有余量。这让父母亲很担心,如果走不好,就会连人带车一起翻进河里去。想要再折返,另寻出路,还要再多走几里地。早已是饥肠轱辘、筋疲力尽的父亲毅然决然地向前走了。就像他们面前遇到了困难,也要激流勇进,踏破坎坷,勇敢地闯过去。当然是我和三妹躺在车上,父亲在前面拉,母亲在后观看,通力合作,终于度过了难关,当然也度过了在这场“事故”中的最大难关。“阔别”了一个多月的故乡终于在眼前了,我又一次投进了“母亲”的怀抱,享受着“母亲”特有的爱抚,也真正地感受到了只有经历过患难的人,才体会到自由和健康的快乐。
本文标签:

审核:似婷
关于长篇生活龙8国际long88《迎着灿烂的阳光——抹不去的童年记忆》第4章 (四)难兄难弟 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龙8国际long88
龙8国际long88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