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着灿烂的阳光——抹不去的童年记忆》

第 3 章

(三)病房生活

作者:清风荷影发表于:2017-11-22 14:58:38  长篇生活龙8国际long88关注度: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三)病房生活    五岁的人生,本不应该有过多清晰的记忆。然而我却有,就因为这次危险的经历。让我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有了第一次无助的徘徊。生命诚宝贵,脆弱的生命对于人来说,也许就是一刹那间。我庆幸在这个时刻,有了国家的关怀,医生的拯救,亲友的照顾,才不至于泯灭于一瞬间。因为这个世界,对我来说才刚刚开始。我也很庆幸,自己没有夭折于荒寒的年代里,没有淹没于肆虐的洪水中,没有被埋在地震的废墟下,没有死于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因此,长大后我非常珍视自己的生命。我要让生命绽放光彩,生活过得有意义。正像一位哲人说的那样:“珍爱生命,热爱生活吧,它将是你成就事业的源泉和基础”。对于这句话,我总是谨言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由此也成为我人生的座右铭。给我的人生和事业以激励和鞭策。潮退潮涨,日升日落。从医生清晨的第一次查房,这一天的生活又开始了。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五岁的我,总感觉到时间的漫长。实际上我总共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可是对于一个儿童来说,就好像半年一样。每天总是打不完的针,吃不完的药。据母亲后来说,在我醒来后的几天里,一直在输液。因为动了手术,不能喝水、不能吃东西。因为刚接住的胃肠还没有长好,不能给它以食物的压力(这可能是医生说的)。想起那时,食物自然不想吃,也许是药物所致,根本也就没有胃口。可是不能喝一点水,对我来说,那种干渴难耐至今记忆犹新,尤以难忘。只依稀地感觉到,我的嘴唇因为长时间的不沾水,已经干裂得脱了一层又一层皮。后来还是在医生的同意下,母亲稍微用沾水的毛巾在我的嘴边沾一沾,以缓解嘴唇的干裂之苦。当时,作为我真的不解,为何不让喝水。几天以后,一个病人的离去,给我带了答案,也是母亲时刻给我敲响的警钟。对面病床上,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男性病人,也可能因为肠胃的某种疾病,而动了手术。医生嘱咐他的家人前几天一定不要让病人喝水,一个大人肯定不会等同于一个五岁的孩子。他有自己的自理能力,而我没有,一切听从医生和父母的安排。大人不给水喝,自己也做不到,勉强为之,只做徒劳无功罢了,虽然于己无益。可对面的病人正是由于自己的自理能力,反而害了他。他趁家人出去的很短时间内,竟然自己端起身边的茶瓶,倒了一杯水,一饮而下。可想而知,忍受了几天的干渴难耐,对于一杯水有多么的渴望。就是这一杯水,他的病情急转直下。终于几天后,再也没有醒过来。我不是医生,不能从专业的角度去分析为什么会是这样,但只有照医生的话去做了。这样日子不知持续了多久,后来可以进食了。只是吃不多,记得父母吃的都是从外面买的当地火烧。而我,自然优待,母亲特地从医院食堂买的一种蒸的很软的白面馍。这在当时已经是一种奢侈了,这种情况只有在春节才会见到的一种食物,自然对我的诱惑力有多大就可想而知了。没有想到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吃到的,真有一种难言的苦笑。因为是小孩子嘛,到底一会儿就忘记了自己所受的痛苦。居然吃得很香,不过不能多吃,这是医生交代的。对于其他时间的饭食,父母还在这里做过一段时间的饭。因为当时的条件很差,父亲不知从哪里找来了煤炉,以及锅碗瓢勺,面食和青菜自然从老家带的,有时候是老家的亲朋好友,或者左邻右舍到医院看望我时带的。对此,我还是应该带着满心的感谢。当然这样做饭的不仅我们一家。后来院方认为这样不卫生,也不利于病人的身体恢复,曾下令禁止。母亲为了省几个钱,还是偷偷地做饭。后来因为在这个大病房里病号太多,陪护人员也太多。医院干脆提出一家病号只要有一个陪护人员。成人病号尚且可以,而我就不同了。不仅需要父亲的安慰,更需要母亲的呵护。再加上七个月大的三妹,同样需要母亲的照顾。那时,大姐九岁、二姐七岁因为离家较远,我不记得她们来过医院。据当时的条件,她们是不会来到医院的,医院离家有五十里地,可又乘坐的交通工具是有限的,再加上家里没有闲钱。可以想象,当父亲回老家带东西时,她们是一个如何的围着父亲问这问那,对我病情的关注决不亚于父母亲,只是她们还没有照顾我的能力罢了。就是这样,父母总是轮换班陪护在我的身边。给我穿衣喂饭,給我端屎端尿。给我讲故事,帮我消愁解闷。这就是伟大的父母之爱,他们无私无怨,是我们受人欺负时的保护伞,是我们身处风雨飘摇中的避风港。因此对于日后的我们不能有一时一刻的不敬不孝。每天的日升日落,我们都这样过去。病房的生活是很枯燥的。不像现在,病号房间里有电视,可以看电视节目。那时根本没有,所有的陪护人员都是相互说说话,唠唠家常。有时还会遇到本村的亲戚带着礼品来看我们。那时的礼品总是很简单,但我很高兴,因为可以享受到平时根本没有见过吃过的东西。在那个饥饿的年代,好吃的、好喝的也许对我们的诱惑力大于一切,玩的我们农村的孩子并不缺乏。大自然的每一个地方都是我们的乐土,我们每天都跟阳光亲近,跟草木握手,在沙土里嬉戏、在树林中穿梭……如果不是现在有病,也许不知道又在哪里疯玩的,直到天“昏”地“暗”,父母高喊,方才回家。刚吃过晚饭,说是吃饭,那也是三下五除二,一阵狼吞虎咽,不求品味,但求饱肚。因为早已有几个要好的孩童等候在家门。自然又是月黑风高之时,追燕逐雀;三五月明之夜,东躲西藏。只是这一切,都与我暂别了。说起吃的,就在我住院期间。本族的一位大哥,在看望我时,带去了半只烧鸡。这在当时,可是奢侈品。平时几年也不见得吃过,母亲也想给增加点营养,就吃了一点。不想,我的手术刀口却因此感染了,肿胀得很大。五岁的孩子肚子是不大的,据母亲后来讲,肿胀的刀口像一个大苹果,刀口部分的息肉,薄的像一张窗户纸。每当我呼气吸气时,刀口的息肉就像青蛙的鸣叫时的气囊一样,一鼓一鼓的,那时总让父母亲担惊受怕。其中的痛苦,现在我当然无法想象。现在,但凡有点医学常识的人们,自然不会相信当年的刀口感染是因为吃烧鸡造成的。也可能有一点诱发因素,只是当时的父辈们认为鸡鸭鱼虾就是传统的“发物”,而知识水平欠缺的他们,根本不会想到应该是医疗事故。在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期人们的善良和质朴就像纯净的白开水,是不掺一点任何杂质的。更不会去怀疑医生的技术水平,对他们挽救了我的生命,父辈们自然是千恩万谢,感激还来不及的,更不会去状告他们。至今我还是对当年参与救治我的医生和全体护理人员表示最诚挚的感谢。我气囊似的刀口不知延续了多长时间,只是母亲怕我再出意外,用一块白布,把我的刀口从腰里缠住,只有换药时才解开。“小心使得万年船”,母亲的小心护理,也受到了效果。几天之后,伤口开始慢慢好转。其中的疼痛自然不记得了,只知道,自己因为每天吃药打针,长时间的静养。当医生要我下地活动时,竟然一走一摔倒。长时间的卧病在床,早已双腿无力。
本文标签:

审核:似婷
关于长篇生活龙8国际long88《迎着灿烂的阳光——抹不去的童年记忆》第3章 (三)病房生活 的编辑点评:
喜欢你的文字!沉淀感很强的文字!
——似婷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龙8国际long88
龙8国际long88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