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着灿烂的阳光——抹不去的童年记忆》

第 2 章

(二)五岁变故

作者:清风荷影发表于:2017-11-22 14:36:48  长篇生活龙8国际long88关注度: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二)五岁的时候,一件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令我终生难忘,至今仍历历在目。它险些改变我的人生,在此后的人生征途中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三十多年来,时时向我的家人说起,也总想把它写下来。却往往借故无闲暇闲情而弃之于案。今天,我终于拿起笔,开始追忆那段刻骨铭心的往事……那是1979年的夏天,正值改革开放的第一个念头。听父辈们说,虽然结束了文化大革命,结束了大食堂的生活,可对于农民来说,并没有多大的改变。我们的生活依旧贫穷落后。然而经过父亲母亲的努力,我家还是在这年的春天盖起了新房,不过是草房子。这对于当时的广大农村,应该是最适宜最流行的一种房子了。我们也从老家院落里搬了出来,乔迁新居,全家自然很高兴。加之母亲这时已经生下了三妹,大姐二姐全家六口人齐聚在这三间新草房中,日子虽然苦些,但也其乐融融。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正应兆了这句古语,七月初一的下午,我和大姐二姐在母亲的陪同下去沱沟塔(塔的基本建筑已经不存在了,据说塔高九丈九,是郾城县第一建筑,后在“破四旧”的时候,被扒掉,建了三个大队支部。现在想来,真是可惜,否者将是一处名胜古迹。)下,寻找残留的残砖断瓦,来为我家即将建设的东屋奠基之用。傍晚时分,当西边的天空还残留着一抹晚霞的时候,我们姐弟几个也拣满了大半车厢瓦砾。等待不知在哪儿干活的父亲来把车拉回去。左等右等不见父亲的人影,母亲和姐姐们商量派一个人回家通知父亲。五岁的我,自然是他们的最佳选择,何况我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再加上我也确实饿了,就飞快地往家里跑。这在车水马龙,交通繁忙的今天来说,决不会让一个五岁的小孩独自回家的,何况我们捡拾瓦片的地方离家足有二里地。然而这种现象在当时却很正常,母亲和姐姐们也许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对我人生影响很大的事故却悄悄地向我逼近。前面的一里半路,我不知道是怎样走完的,因为那里没有发生惊险的故事,所以一如湖水之平静,无半点波澜。至今没有半点印象,但后面发生的事情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时值傍晚,大人们在地里还没有回来,村间的路上几乎没有人。当走过村中间的大水坑时,我看见一匹马正在路东边的一家院墙下,向下张望。当时应该是一匹骡子,小孩子还分不清什么是骡子,什么是马?院墙呢,真要是院墙也就好了,也许就不会有下面悲剧的发生,那里只不过是半米高的砖墙。不知道哪来的判断,一看到那匹“马”蹄子奋起,马头乱动,还伴有嘶鸣。心想一定是马惊了,非常害怕,拔腿便往家跑。其实离我家也就一百多米的距离,跑的时候也不知沿着路边跑。想想那时一个五岁多的孩子能会跑多快,更不会想到的是那匹受惊的马竟然越过半米高的砖墙,径直向我冲来。我总感觉到有一股力量猛推了我一下,瞬间就摔倒在路边,一种迷迷糊糊的感觉袭上心头,之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据后来父母分析,应该是马把我蹭倒了。不然,要是踩倒了,后果就不会有我在这写这些文章了。)当我清醒的时候,只记得是邻居的张嫂把我扶起,哇哇直哭。不巧的是,当我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受惊的马再次从南到北折返而来。幸亏同村的大人——文学哥及时赶到,拦住了受惊的黑马,才免遭了更大的灾难。当我被张嫂抱回家中时,在外等待的母亲和姐姐此时还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大事”,还在地里焦急地等待。不知道当时,父亲母亲是怎样得知这一消息,又是一个怎样的惊慌与恐惧。他们不愿家中唯一的一个男孩再有什么闪失。当他们见到我还能站起,还能吃饭时,心情稍许平静了下来,不知道他们去没去村中的卫生室,看一看医生。依稀记得那个晚上,我在不停地啼哭,嘴里很渴,也许喝不少茶,肚子鼓鼓的。他们在等待这个漫漫的长夜,在静静地观察。前半夜父母亲也许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来发现事情越来越不对劲,也许很焦急。但在交通条件并不发达的荒寒岁月里,也只能慢慢等待黎明的到来。不像现在直接拨打120急救电话,或者直接开车去医院。我不知道这个夜晚是怎样熬过去的……黎明降至,我已不记得父母是如何把我送到乡卫生院的。后来还是听母亲说,拉了一个架子车,上面铺有被褥。我和母亲、三妹坐在上面,当时三妹刚有七个月,需要母亲的时时照顾。一路的痛苦与颠簸,我不记得;父母的担心与忧虑,我也无从体会。这一段的记忆我很模糊,只听后来母亲说过。我们首先到达万金乡卫生院,因为那个地方离我四姨家近,可以得到四姨和姨夫的帮忙。据现在推算四姨和姨夫应该刚结婚不久,我们迅速办完入院手续,紧接着便是一系列的检查。这期间,我好像时而昏迷,时而清醒。父母亲和四姨、姨夫都在焦急地等待检查结果。经过医生一系列的检查,得到了一个结论,一个令我父母犹如晴天霹雳的结论——我的胃肠被马蹭烂了口,食物已经进了胃腔。以当时卫生院的技术与条件是无法完成这样的手术,必须立刻转院,转到条件与技术相对好的郾城县级医院。作出这一结论的时候,应该是在当天的下午,具体几点,已不太清楚。由于没有快速的交通工具,又怕耽误病情。后来父亲和四姨夫商量的结果是用一个简单的小床(因为没有担架。而我的身体又不能竖起,小车不行),让我平躺在上面。好在四姨夫临时找来一个小床,把我和被褥一起“固定”在上面。父亲和姨夫一人一头,把小床扛在肩上,一路不停地向郾城县医院跑去。这一情景也许只有在战争年代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才能出现,然而他们抬担架的距离也许不过几里地,可父亲和姨夫这一抬就是四五十里地,因为万金卫生院距离县医院足有五十里之多。这么长的距离,他们是怎样做到的,现在真的无法想象。虽然我人小,可距离之长,速度之快,可想而知,因为我病情一刻也不能再耽误了。(后来据父亲说,正是他们的快速奔跑,为我赢得了提前半个小时的治疗时间。)他们一边跑,还要一边扶住我,以免从“担架”上掉下来。当他们到达县医院的时候,每个人的手上、肩上、脚上都磨出了大块大块的血泡,早已是累得筋疲力尽。然而此时,正当他们忙着在医院挂号问诊时。真是碰巧,遇到了一个在县剧团的老乡。他了解到情况,立马帮我们办理好各种手续。对此,我应该奉献我十足的谢意。在那位好心叔叔的帮助下,我得以最快地速度接受了各项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团队迅速做出了手术决定。据父亲后来说,如果病情再耽误半小时,结果就不会这样。当时的父亲又担心又庆幸,父亲和姨夫终于在同时间赛跑的过程中取得了初步的胜利。而给我动手术的医生,则是刚刚从一个手术台上下来。基于我病情的严重,没有来得及片刻的休息,便又投入到了我的手术中来。在这里我要感谢那位医德高尚的医生。当我躺在手术车上,被推进手术室时。我清晰地记得,我害怕得哇哇大哭,五岁的我不知道此刻将要面临的是什么?由于来得急,再加上母亲要照顾七个月大的妹妹,所以没有到现场。那时的我多么需要母亲的关怀怀抱,而此刻的母亲也许正焦急万分,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不像现在,即使不在现场,也会一个电话打过去,了解个大致情况。我只记得自己在拼命地哭,嘴里不停地喊着“爸爸、爸爸”。终于我被推进了手术室,随着“咣当”一声,手术室的门被关住了。就是这“咣当”关门声,不仅淹没了我的哭声,也阻断了父亲焦虑的视线。我躺在手术台上,看见几个身着白大褂的医生在我身边忙来忙去,一束明亮的灯光照在我的身上,这是我重来没有见过的灯光。突然,我被一个医生用布蒙住了双眼,自己的胳膊和腿脚也被医生用手术床上弹力架固定住了,像被四平八稳的钉在床上一般。之后的事情,我好像感觉到有人再给我打针,感觉到有手术刀在我的肚皮上游动,有一种凉凉的感觉。慢慢地就没有了记忆,迷迷糊糊的就像睡着了一样,好像与父母处在了在两个不同世界。手术的过程和时间,我都不知道。后来父亲也没有告诉我,也许是他不愿再提起那段万分痛苦与难过的往事。当我醒来时,只看见有很多病人住在一个大的病房里。据后来母亲说,在我醒来之前,已经在病床上躺了三天三夜,这之前发生的一切我都没有记忆。只在手术后,医生告诉父亲,我的病情当时很严重,如果再晚到医院半小时,医院也将回天无力。而且还告诉父亲,手术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成功率,言外之意可想而知。不知医生花费了多少时间完成了手术,只说我的胃肠烂了个小口,已经污染一部分胃肠壁,须截下一部分小肠,再把他们截好。同时还要清洗遗留在胃腔里的杂物,我也不懂这些医学术语,反正后来母亲如是说。当晚手术后,由于室内床位紧张,我们被安排到医院走廊。第二天一早,母亲和三叔也来了,顺便来的还有七个月的三妹。原来母亲是坐着三叔拉的架子车从五十里外的老家赶来的。当母亲听了父亲对昨晚病情诊断和治疗情况的叙述,再加上我一直昏迷不醒,自然是心痛万分。在我昏迷之际,不知道父母亲怎样度过了第一天的生活。第二天,医院突然通知我父亲,我可以被移到室内病床上了。父母很高兴,就忙着张罗。待到了室内病床,正要住下时,母亲忽然了解到这病床刚去世了一个病人。母亲说什么也不愿我住在那个床上,可能是不吉利的原因,再加上我只有百分之五十的苏醒机会,看看昏迷不醒的我,母亲的态度非常坚决,可能是害怕再一次失去我。哥哥的夭折,也许在母亲的心中留下了永远的伤痛,因此不愿再失去家中这个唯一的男孩,所以一再坚持。后来医院又重新给我调整了床铺,这件事总算平息下了来。手术后的第三天,我终于醒了。父母亲非常高兴,他们终于把我从死神手中拉了回来。这样的病情,也许对于今天,对于大人来说,不算什么。可对于当时的条件与技术,对于五岁多的孩子来说,就不像我们今天想象的那样轻松了。因此我万分感谢,把我从死神手中抢救回来而付出努力的医护人员。再此,我要奉献出万分的感谢与敬意。以后的日子,我们自然在医院里做康复治疗。这个时候,我已经能够记起很多事情了。清晰地记得每天有很多的医护人员穿梭在这个大病房中。有时是男医生,有时是女医生,他们都像天使一般,为这个世间“救死扶伤”。他们或给人检查病情,或给人打针吃药,当然也包括我在内。这个病房内大概有十几张病床,不像现在医院的单间——有电视、卫生间。那时条件也非常简陋,能住在屋子里就不错了。而有些病人因没有床位还不得不住在走廊里呢,就像我们第一天那样。就这样我们开始了长达一个多月的医院生活。
本文标签:

审核:似婷
关于长篇生活龙8国际long88《迎着灿烂的阳光——抹不去的童年记忆》第2章 (二)五岁变故 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龙8国际long88
龙8国际long88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