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日

作者:zuo030792发表于:2018-02-26 18:31:11  短篇另类龙8国际long88关注度: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一轮红日自东方冉冉升起,云层熏染漾起瑰丽的金黄色在深紫色的天河之中。在遥远的载天,那里常年风欺雪压,终岁难见日光,一年十二个月仅有一个月太阳悬垂在高高的昊天之上,而且还是惨白熹微的为夸父族送去他们渴求的温暖。此刻,有一个青年正站在载天之巅焦急的举目远眺金乌的运行,心中默默计算着东君到达载天的时间。他名叫夸父是夸父族的第三十八代首领,生得虎背熊腰,筋骨有力,为了让族人免受寒冷之苦决意和东君交谈,乞求他让太阳长照载天。由于长时间的站立和仰长脖子,他身体酸痛,一阵晕眩,差点跌倒在地,好在他紧紧攥住的藜杖给他来了一个缓冲,他才只是踉跄了一下。他用短粗多毛的手指用力揉了一下自己宽阔的额头,再是饮了一口竹筒里的清水,才恢复了精神,期间他一直目视远方,生怕错过东君的行动。在载天,太阳每次停留的时间都很短,且大部分时间都在铅灰色的云层里穿行。所以夸父不敢有一刻分神懈怠。“来了来了,”慢慢的一个金色的圆球从东方靠近,它箭一般飞驰在群山之间,像个轻捷的幽灵,难以捉摸。夸父的心跳到嗓子眼了,机会只有一次,他必须在东君经过自己头顶的时候用最大的声音引起东君的注意才行。深深吸上一口气,肚子收缩的如同绷紧的琴弦,小腿的肌肉鼓起硬邦邦的,连他长长的头发都因为紧张而根根直立,风吹不起。太阳已经经过了载山的山脚,它投下自己淡金色的影子,载山的各个山洞都蒙上了一层阴翳。在从南向北的第一个山洞住着夸父的妻子和他们的两个孩子,一个男孩和女孩,妻子正目不转睛的仰头望着天空,孩子们困惑的看着母亲,却也能从她攥紧的手里沁出的汗感受到她此刻的心情之焦灼。第二个山洞的祭司的身着平时百年一遇的大节才会穿的祭服,用枯黄干燥的嘴唇不断喃喃着历代的首领的名字,希望他们的在天之灵能赐予夸父以运气,让东君听到他的呼唤。其他的山洞里全是夸父的族人,男人为了表现自己的冷静嘴角挂着无所谓的浅笑,甚至让女人们拿这拿那,一会是兽皮,一会是草药,一会是热水,弄得女人们厌烦极了,可他们都明白这不过是在装腔做势,自己心口如同被围猎野兽一样的咚咚心跳声,只要靠近就能听得一清二楚。孩子们看着父母不同寻常的表现,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可都被震慑住了,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声吵闹。太阳挂在载山的山腰上,皑皑白雪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让人产生了有一种圣洁之感。然而在这貌似圣洁的背后,却是三十七代族长累累的尸骨和没有完成夙愿的巨大遗憾。当夸父沿着山腰艰难的向上攀爬的过程中,一路上族长的尸体分散在路上,宛如向上的阶梯一级一级堆叠。他们全都身躯伟岸,双眼怒视上方,最上面的那一个双手深深抓进土里,他到死都还在攀爬之中。太阳越过山顶,它饱满明亮的光芒晒落在载山山顶和夸父身上。夸父的身体微微颤动。“我的妻子,孩子,祭祀,和族民们,”牙齿在打战,“你们期盼的时刻就要来了!”流动的泉水,四时不败的鲜花,碧绿的草地,还有高大的果树;孩子们在草地上奔跑,驯化的牛羊的遍布载山直到遥远的天边…夸父的双眼闪烁着光芒,熠熠生辉。太阳已经在夸父的肩膀上方,映照出他魁梧的身躯,他的影子填满了山顶,再有几分钟就要到达他的头顶,人们抬头张望,大气不敢出,连云都因为压力而停驻不动,只有微风缓缓的流过人们的发梢。“怎么还不来?”不知是谁说了这一句,人群开始骚动起来。人们开始假设种种最坏的可能,什么太阳改道,什么乌云叆叇,什么神明可能根本听不到之类,什么夸父可能早已累倒之类的传言,要不然他为什么不喊话呢,他是部落里嗓门最响的一位。祭祀的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冷汗。突然猛听得嗖的一声,夸父将身一纵,吼道:“东君……”声音响遏行云,裂地惊天。人们由刚才的鼎沸的喧闹声变成整齐划一的呼喊:“东君……”,用尽平生最大的气力,载山震动了。然而那白色的圆球只是略微停了几分钟,便倏地直向西坠,那是禺谷的方向,黑影爬上载山的顶端,载山漫长的晦暗的日子开始了。天地俱寂,仿佛没有过生命一般。
本文标签:

夸父东君直播

审核:玉面郎君
关于短篇另类龙8国际long88《呼日》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龙8国际long88
龙8国际long88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