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 衣

作者:纳兰心发表于:2018-01-07 19:02:28  短篇言情龙8国际long88关注度: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袖长步软,和着西皮流水板。音落留嘘,最是回身一卧鱼。玉搔头碎,折子戏中些许泪。一袭青衣,道尽人间聚又离。-------------引子一。看绯红的晚霞悉数散去,弯弯的月牙儿静静地悬挂中天,飘摇的灯影里,戏台上的鼓点渐起,清脆地锣声开场,一声如莺如燕如黄鹂的清音“来……了”, 那高亢嘹亮的声音拖得悠长悠长,在天地之间起伏跌宕,富有音乐气质的节拍抑扬顿挫,余音袅袅,带有久久的余韵。舞台上一声回味绵长的开场之音宛若琴筝、细如丝弦,余音绕梁的仿佛洞穿了云霓,直抵九天。二。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镶金铜镜里的我,面若桃花柳如眉,鬓如青丝齿如贝,上穿红缨缠枝苏绣披风,下着网边撒金抽丝罗裙,粉红的双颊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和不俗的气质。只微微一笑,红唇边两个酒窝便如涟漪般绽放开来,惹人怜爱。我,叫若兰,是一个青衣,一个红遍大江南北的戏子。“若兰,该上场了。”戏班老板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身后,轻声提醒道。“好 的,我这就来。”我回应道。说罢,我便起身,宫腰婀娜,莲步轻移地走向戏台。今天要演的是家喻户晓的大戏《霸王别姬》。说实话,我并不是很喜欢这出戏,因为霸王和虞姬的爱情总叫人流泪。而我,渴望的是一场温暖圆满的爱情,我也一直坚信自己能遇到的。“虞姬~啊~”大戏开始了,我也立刻进入了状态。看了一眼台下,呵呵,又是座无虚席,其中不乏达官贵人,文人骚客,就连戏园子旁边的小摊小贩也挤着来看个热闹。戏台拉下了帷幕,观众也陆续散去,我坐在铜镜前卸起了妆,老板在旁边夸赞着:“若兰,今天这出戏演的真好,戏园里满堂彩啊,好多达官贵人都送来了礼品,门槛都被踏破了,咱戏园子里也都快放不下了,哈哈,我去帮你收着啊,你先忙,哈哈。”我微微一笑,真是的,老板也就这点爱好,就收礼及时的很。我取下云鬓上的凤簪,轻放在梳妆台上,身后却有人说话:“虞姬卸了妆,就不是虞姬了。”我回头一看,只见一位玉树临风,貌似潘安的白衣少年站在我面前,轻轻扇着手中的折扇。我不由地反驳道:“虞姬是虞姬,我是我,不管卸不卸妆,我都是我。请问公子是?戏早已散场了,想看的话请明儿赶早吧。”“我已经看过戏了,现在来看你。我很喜欢你的演出,以后我会经常来的。这把折扇,就当是我送你的见面礼,礼轻情意重,望姑娘笑纳。”说罢便将折扇放在八仙桌上,转身离去。我拿过折扇,一眼便被上面秀丽的书法惊艳到了,上面写着:“飞琼伴侣,偶别珠宫,未返神仙行缀。取次梳妆,寻常言语,有得几多姝丽。拟把名花比。恐旁人笑我,谈何容易。细思算、奇葩艳卉,惟是深红浅白而已。争如这多情,占得人间,千娇百媚。”如此好诗,耐人寻味。再一看扇尾的署名:柳诗。啊?难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柳诗?原来是他。我握住了折扇,微微一笑,双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三。一天,戏园子难得没有演出,我便趁空来到市井上闲转,为了方便,我一身书生打扮,拿着柳诗给我的折扇,悠闲地逛着。街上人来人望,熙熙攘攘的人群,街摊小贩,锣鼓喧天,叫卖声,卖唱声,好不热闹。走着走着,只见前面人群水泄不通,锣鼓声喧天,大家都在鼓掌叫好。我当然也很好奇,就挤了过去,看到的是一个大擂台,上面有两个壮汉在比武,擂台旁边插着一面大旗,上面写着:“本员外,于此地举行比武招亲大会,望各路英雄豪杰赏脸前来一叙,潘某虽不能富可敌国,但也能衣食无忧。只望能为小女博得一良婿,共享天伦之乐。”“哈哈,原来是比武招亲啊,只可惜现如今莽夫当道,真正的武林高手又不在民间,与其招一五大三粗的鲁夫,倒不如寻一斯文读书郎啊。”我笑道。擂台上的员外见我这么不屑,问我:“这位公子真是一表人才啊,不知可有兴趣上擂台与其他英雄一决高下啊?”“不不不,员外您客气啦,我可打不过他们。不过,我能唱过他们。”“哦?那请吧。”我倒也不含蓄,拉着裙摆上了擂台,昆曲里常言,男怕夜奔,女怕思凡,我便字正腔圆地唱了一段夜奔。一曲终了,余韵悠长,台上台下都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叫喊声一片。哈哈,这可是本姑娘的看家本事,能不厉害吗。那员外见此,前来作揖道:“公子果然不凡,与众不同啊,可敢问公子姓名,家住何处,改日我好邀公子到府上做客,与小女认识一下啊。”我一听,心想,这不会是看上我了吧,可是我是女的啊,怎可与他女儿结下姻缘,要是员外知道我是女的,还故意逗他玩儿,他还不得把我打死啊,哎呀不行,我得赶紧脱身。我连忙作揖道:“多谢员外美意,小女子。。啊不,小生今日外出匆忙,还有些许要紧事要办,就不打扰员外了,我叫柳诗,咱们改日再聚,告辞。”说完我就赶忙溜了。管他呢,走为上计。就在我快回到戏园子的路上,我看到了一个卖身葬父的女子正跪在地上哭得可怜,看到这一幕,我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身世:我的全名叫司徒若兰,家中本是显贵人家,怎奈家道中落,父母双亡,无依无靠的我只能委身梨园,签下了死契,还好我争气,年纪轻轻就成了当红名角儿,戏园子老板也待我不错,才有了今天锦衣玉食的生活。想当初,我也是差点就要去卖身葬父了,是老板救了我。所以对于他的贪,我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上前扶起那小姑娘,从怀里掏出一百两银子给她,说:“拿去用吧,不够再来找我,我就在前面的戏园子里住。这小姑娘愣了一下,抬起满脸泪花望着我,哭着说:”公子,我已经没有亲人了,求您收留我吧,给您当牛做马都行,求您了,呜呜呜呜呜。“我一想,我自己何尝不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呢,正好身边缺个贴心的人,瞧这丫头也算伶俐,就让她跟着我吧。我拉着她的手说:”丫头,你以后就跟着我吧,我会好好待你的。你叫什么名字?“这丫头回到:”姐姐,我叫小玉。“”咦~你居然看出我是女子?挺机灵的啊。好了,跟我走吧,以后我们就是亲姐妹了。“从此多了个妹妹,我还是很开心的。当然,我也没有忘记柳诗,那个风流倜傥的才子。四。小玉端茶过来,看我愣愣地望着手中的折扇发呆,轻声问道:”姐姐你可是在想柳大诗人?“见我不语,又说到:”姐姐,既然想念,不如相见,我可替姐姐跑一趟,到柳府上送信。“这~这样真的好吗?”“有什么不好的呀,姐姐你快写吧,难道你不想见柳大官人吗?自己的幸福一定要抓住啊。”“好吧,那你替我跑一趟吧,问他近来可好。”我拿来宣纸,在桌上缓缓地铺开,蘸了砚汁,写下一封信,交给小玉。半晌,小玉回来了,气喘吁吁地说:“姐姐,不好了,柳府出事了,府门都被封了!”“啊?怎么回事啊!小玉你别急,好好说。”我噌地站了起来,扶住小玉。“听说是前阵子厉员外比武招亲,柳诗把人家给戏弄了,厉员外一气之下就封了他的府邸,硬逼着他与自己的女儿成亲,不然就不放他,听说现在还在厉员外家软禁着呢。那厉员外是皇亲贵族,所以才敢如此大胆。”  “哎呀我去!这这这,哎!都怪我啊!我得赶紧去救人,小玉你先什么都不要问,好好在戏园子呆着啊。”说完,我便拔腿跑出了戏园子,坐马车赶到了厉员外家。正值天渐渐变黑,我偷偷溜进厉员外家院子,找到了软禁柳诗的房间。可怜啊,一代大诗人,现如今蓬头垢面,消瘦了许多,不知道被关了几天了。哎!都怪我,偏偏要去招惹什么厉员外。“ 柳诗~”我轻声叫道。柳诗转过身,惊讶地看着我:“若兰姑娘,你怎么在这儿?”“我是来救你的,别说话,快跟我走。”“真的!?那太好了!”我拉着他顺着墙根弯着腰偷偷出了厉员外府。“若兰姑娘,你的胆子也太大了,你就不怕被厉员外发现,将你也一起软禁吗?”“我不怕,就算是被抓,我也要跟你在一起。”“啊?若兰,你说什么?你说你要跟我在一起?是真的吗?不瞒你说,其实我早就想去找你的,谁知刚出府门就被厉员外给抓走了,说什么我在大庭广众之下戏弄了他,让他颜面无存,必须娶她女儿。我被弄的一头雾水的,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软禁了。反正我是不会跟她女儿成亲的,我喜欢的人是你,是你啊若兰。”“我,我也喜欢你,那以后,我们就在一起吧。”“好,一言为定。若兰,这是我的祖传玉佩,你拿着,算是我给你的定情信物,你要好好保管,知道吗?‘’”嗯嗯,我知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管的。可是,我们现在去哪里呢,厉员外很快就会发现你不见了的,只要你还在这儿,他肯定不会放过你的!“”那要不我们走吧,去别的地方,你跟我回老家,先避一阵子再说。“”好,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我现在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无所谓青衣不青衣,虞姬不虞姬了,我只要和你,我的霸王在一起。“正喜极而泣之时,一支冷箭嗖地划破稀薄的空气,在黑夜中穿梭着,结结实实地射进了他的心脏,鲜血一滴滴地往下淌,很快在地上簇聚成了一大朵娇艳的牡丹花,越开越大,柳诗也慢慢地倒了下去。”不!怎么会这样!是谁?!“我嘶吼着。”是我,我是厉员外,柳诗这小子戏弄了我,还敢逃跑,最可恨的是他居然抛弃我女儿去跟你私会,这叫老夫的脸往哪儿搁啊,想走,门都没有!“厉员外带着家丁人马追了过来,手中还举着弓弩,恶狠狠地说道。”你!你!我跟你拼了!“伤心欲绝的我,不顾一切地夺了旁边人的剑,刺向厉员外。可是,单凭轻柔身段唱青衣的我,哪里是老爷们的对手,手中的剑立马被斩落了。厉员外幽幽地向我走来,骂道:”想死是吧,好,我成全你!“说着便拿剑砍向我。忽然,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抛出了好多烟雾弹,三下五除二地把厉员外和家丁们打翻在地,拉起我就跑。是小玉,她把我救回了戏园子。扶我在闺房坐定后,才换下了夜行衣,看我哭得梨花带雨,小玉叹了口气,劝道:”姐姐,柳大哥死了,我也很难过,可是,现在最要紧的是保护好你自己啊,厉员外势力太大,我们根本无还击之力。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们一定要好好的,将来才能替柳大哥平冤啊~“说罢,便与我一起哭成了一团。五。十天后,我又着上了青衣,登上了戏台,依旧是高朋满座,依旧是满堂喝彩,观众熙熙攘攘,只不过,再也不见那白衣少年。”对,我要好好唱,我要出名,我要有势,我要替他报仇。。。“我轻揉着脖子上的玉佩,喃喃自语道。”虞姬~啊~“”霸~王~“……若兰微微一笑,桃花般的脸颊露出两个小酒窝,一如静谧入镜的湖面泛起的漩涡,似要把人的魂魄吸去,美得令人窒息。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在泪眼朦胧中回首往世,转眼已是千年。怎奈那千年的孤坟只能独自话凄凉。那些年,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为谁;袖手翠玉花,轻弹琵琶殇又为谁?无人会,只剩得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怎奈得,登临意,年华逝去容颜老,终独坐在雨花阁中的听雨轩里哀叹红颜老去恩也绝,独倚熏笼坐到明。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青烟孤坟处。三世轮回,一世曰: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一个人的世界,一个人的城;二世曰: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自西湖断桥至奈何桥畔,一个人的期盼,一个人的等待;三世曰:一遁寒山中,养命餐中果。做了神仙,带着专属于自己的千年记忆,潇洒远去。缥缈宫,灵鸢殿,青波潭,转点脚尖飞往凌霄宝殿。一切的一切,烟消云散,似晒干的雪花,蒸发的紫气,残破的玛瑙。世间留下的,只是一段哀怨传说。风吹沙舞,蝶恋花香,竹缠篱笆,木附琵琶,水中月影,情迷镜花。夕阳西下,檀香不语,青花兀自瘦。你穿上凤冠霞衣,我将眉目掩去,大红的幔布扯开了一出折子戏。你演的不是自己,我却投入情绪,弦索胡琴不能免俗的是死别生离。折子戏不过是全剧的几分之一,通常不会上演开始和结局,正是多了一种残缺不全的魅力,才没有那么多含恨不如意。如果人人都是一出折子戏,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别人生命里,如果人间失去脂粉的艳丽,还会不会有动情的演绎。如果人人都是一出折子戏,在剧中尽情释放自己的欢乐悲喜,如果人间失去多彩的面具,是不是也会有人去留恋,去惋惜。你脱下凤冠霞衣,我将油彩擦去,大红的幔布闭上了这出折子戏……大红的幔布闭上了这出折子戏……
——2018年1月7日晚7点于北京
审核:bigyao
关于短篇言情龙8国际long88《青 衣》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龙8国际long88
龙8国际long88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