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怪传奇

作者:李朝辉发表于:2017-06-06 19:35:58  短篇校园龙8国际long88关注度: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节选《光.影年华》 文/李朝辉三大怪是:大怪小王、二怪小张、三怪小何。他们是邻村,在距县城以东约30公里的一个镇子上。小时候逢年过节,村里都会杀猪,大人领着小孩拥簇观看,只见五六个莽汉咬着牙,一边呼喊指挥,同时使劲把猪摁压在一张桌子上,并用绳子道道绑住,猪惊恐之余嘶声裂肺地嚎嚎惨叫,并一个劲挣脱,旁边支着一顶烧得咕嘟咕嘟的大锅。这时,其中一人从磨石上很淡定地握起一柄明晃晃的尖刀,一下子全部戳进猪脖子里,拔出的刹那,血浆喷迸而出,猪差点挣脱!小孩都吓得不敢再看,不停地往大人后边躲闪,大人边笑边呼喊叫好!壮汉得到鼓舞,又捅了致命一刀,猪慢慢停止挣扎……他仨很激动,赶紧跑过去捡那被扔弃的猪尿泡,那是一团黏黏的东西,呈乳白色,薄厚不一,局部甚至有些透明。粘在地上,得小心翼翼才能完好撕揭下来。好不容易捡到手里,热乎乎的,还袅着白气。小王卯足劲,鼓起腮帮,一口气吹成一个大泡泡,边蹦跶边大呼小叫地到处晃动张扬。几次为了争抢这种“神器”,他三还很野蛮地把其他人撂倒在泥窝,并打成一团糟,直到浑身污泥,分不清敌我。夏天夜短,趁夜色、蛙声掩护,他三蹑手蹑脚跳进一片菜地,三五下就摘了一大堆,纷纷脱下背心,毛手毛脚地将西红柿、黄瓜、茄子等胡乱打裹成一包,轮上肩背,都不敢喘气,弯着腰敏捷的翻过围栏,逃之夭夭,踩踏、遗落的到处都是。次日,鸡叫醒了沉睡的天空,三怪他爸早早就提着竹笼,穿过布满杂草露水的小路,急匆匆赶到地里,猛发现菜被偷后,气不打一处来,顿时眉头紧皱,像大白鹅一样跳着脚大声指桑漫骂:谁家个不要脸的、没出息的、没教养的…。偷了他们的菜,漫无目标地骂天骂地骂祖宗。远观:气息连贯,抑扬顿挫,这秦人、秦腔,吼破喉咙并刺破东方的苍穹。日久月深,天高皇帝远,他们在这片被遗忘的村落里摸爬滚打,逐渐成年。上了高中,他们都被分到了我们八班。大怪小王,喜好换穿衣服,因为她每次觉得自己的衣服不好看,出门时要换上我的衣服。照相时,说我个子高,要和别人站一起。一段时间,隔三差五爱反复问我一个无聊的话题,尤其是当着杨姓女生的面,经常很刻意地拍拍我的肩,疑惑地问:你是八几年的?我每次回答后,他总是表现出惊讶的样子,然后很得意的笑道:啊!你原来比我还大两岁。并引以为豪。我对此非常无奈,只能拿起一本书,卷成一个圆桶人状,狠狠地抽上几巴掌。二怪小张,见了女生,就像饿狼看见羊。即便上课,他都能偷偷的拉着邻桌女生的嫩手纤指,眯着眼细细地摸来摸去,说是给人家看手像,说人家有旺夫的富贵命,还指着她的肚子说:以后保准能生好几窝胖娃娃。这个女生姓李,留着短发,说起话来气若游丝,听到乐处,止不住放生咯咯大笑,有些前俯后仰,差点倒在二怪怀里,不慎手没捂住,门牙全都走光了。好端端的一个女娃,这一失态,真有了几分歪瓜裂枣样。然后,小张又凑到邻桌的女生跟前,神秘兮兮地说起了小菲她爸不堪的往事: “小菲,别看她斯斯文文的,你不知道,她爸那人,勤快,胆子也正。一天黑里回家,路过一个废弃的砂石厂,趁着夜色,发现停着一辆破旧的拖拉机头,顿时就起了意,四处警惕地看了一阵——好像没人! 腿旋即像按了磁铁一样不听使唤,朝车子直奔过去。他弯下腰,熟练地一使劲,一个轮子就轻易被卸掉了,扛起来拼命地跑,头也不回,很快就逃脱在夜色里”。他绘声绘色,特别来劲,好像他正亲眼目睹这一幕幕正在发生。三怪小何比较羞涩,不善和女生搭讪,看到二怪和几个女生打的火热,心里很不是滋味,回到宿舍垂头丧气道:你们一个个都是小壶易热型的,到手的不是二手就是三手。并从枕头底下翻出半个残破的镜片,很自恋地照着自己额头那几撮干枯泛黄的毛毛,用手翻来捋去,并鼓涨两颊,向额头上吹了一口长气,自恋道:“我是宁缺毋滥,相信有一个纯洁、深情、优雅的女子在等我,她不一定有惊艳的容颜和华丽的外表,而是充满朴素、淡雅而又诗意的女子……”越说越陶醉,真想用鞋拔子把他抽醒。临近高考的晚自习,突然停电。教室里点起蜡烛,痴男怨女们、三三两两好像即将生离死别般凑在一起,追忆着一晃而逝的三年时光,不由为毕业的离别而伤感,为未来“相见兮在何方”而惆怅。唯独一位长发飘逸的女生轻轻坐到三怪对面,她身着红色体恤,一股清新扑面袭来,让他如醉如痴,更感意外的是女生竟主动靠进,给他浅唱了一首甜美的歌曲:长亭外、古道边,夕阳山外山。晚风拂柳笛声残、今宵别梦寒……,词曲优美,此情此景,让他沉醉其中,为并之一动,却又不敢直视。此时心里乐开了花:天底竟有这等好事,还偏让我老何这样的俗人撞上了。女生离开时,特意回头冲着他无声的笑着,晚风扬起她的长发,吹乱的青丝半掩深情的回眸,格外迷人,烛光中的一往深情仿佛刹那间定格了。真是一顾倾人城,他的耳朵明显一阵灼烧,逐渐涌上心头,深深难忘。这女生姓程,家住灞河湖畔杨柳镇。以前下午放学后,他俩共同值日扫过教室,每当这个时候,校园广播的音乐总会响起,熟悉的旋律开始飞扬:“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牧童的歌声在荡漾……还有一支短笛音乐在吹响”。后来几次雨天,小何碰巧把伞借过她几次,虽说一来二往,却再也没有其他交集,但女生对他似乎颇有好感。感情的事就是如此复杂,却又如此美妙,青春少年时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哪怕短暂的一瞬,就足以让两颗心彼此深深吸引。这时,二怪总是不怀好意,为了引起注意,直接大声嚷道那个姓余的富婆,说归说,你别老是偷着摸我呀,一边佯装娇羞,他划出的那细长的兰花指,目光顺着指尖缓缓移动:你真坏!  众人眼光齐刷刷投了过来。此刻,教室里到处红烛摇曳、目光迷离,一派烟柳脂粉景象。一个中等个子,身着灰白色夹克,留中分发型的人,背着手,迈着中规中矩的步子,像甲壳虫一样缓缓进来,他就是传说中的李旭,来的确实不合时宜,他用怪异的眼神扫了一圈,阴阳怪气地说:这马上也快考试了,真是希望大家把春心都暂时收一收,不然考不好你们的冬天就快到了。老郭又不失时机接住了话茬子:我建议大家爱情学习两不误,处理好还能相互促进协调发展呢!至少也能为以后积累经验啊!李旭很无奈,斜着白了老郭一眼,临走时指着老郭:就你能,要不要我现在就给你说个媳妇?你啥时能把你这哈毛病改一改!门闭上后,里边又回复了一切……
——2016年5月5日作于西安
审核:仗剑天涯
关于短篇校园龙8国际long88《三怪传奇》的编辑点评:

暂无编辑点评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龙8国际long88
龙8国际long88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