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鸟

作者:千羽。发表于:2012-6-24 20:09:33  短篇抒情散文关注度: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窗子外的天空被分割的七零八落少年粘稠的目光湛然在干净的天幕时间在逆光中发亮。日光水银倒灌般填满地上的裂缝。飞鸟成群的划过暮色。翅膀扇动的声音响彻云霄。褐红色的墙上印照着清晰的轮廓。毛羽的罅隙间流漏出青春绿色的臆想。就像那群暮鸟。我们对某个东西越是狂热, 你们就越是反对, 不是么。 就像蜷缩在角落的身体, 扭曲了梦想在内心底层, 然后发烂, 发臭。最后连朋友也鄙夷地说,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啊,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罢了。就这样在梦里才能寻找到温暖的颜色。日出之后清冷的阳光刺进瞳孔幻化成湿润的水, 一切又都是那副冰冷的摸样。鸟孩是如此, 艾尔是如此, 我亦是如此。鸟孩希望把自己的卧室变成一个巨大的鸟笼, 他希望这里可以容纳世界上各种各样的鸟。他希望变成一只飞鸟。怪胎。鸟人。这是他的梦想收到的最多的评价。艾尔不这么想。如果说有个人能听懂我的心在说什么, 那就是你,艾尔。 鸟孩这么说。他以为是。然而,然而艾尔也期盼他和正常人一样有一个正常的理想。可艾尔忘了,他们曾经一起做过的那些实验,他也曾想帮助鸟孩飞翔。可他更想去参军。想去杀敌。多么实际的理想,立功,荣耀,受人尊敬。但毕竟那是战场。一片片沾染鲜红血泊的战场。艾尔烧伤了脸。鸟孩神经错乱。湛蓝的天壁上被风吹得干净的没有一片云。阳光顺着脉络蔓延到裂开的罅隙里,绿色的太阳包裹在柔软的空气中。艾尔缠着绷带。鸟孩穿着病服。他要是在一星期之内治疗无效的话就会被遣送到监狱中。军队不养废人。这句话像一根软刺扎进艾尔的心脏。泂泂的流血。直到浸泡了身体。鸟孩在从前就想变成一只鸟,不过那时他还清醒,知道那只是暮想。但他现在认为自己是一只鸟。一只真正的鸟。没有母亲粗鲁的辱骂。没有猫来吞噬他的鸟。没有父亲左右为难的表情。只是他现在已经不能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存在, 他只是每天守望着房间里唯一的一个窗户。窗子外的天空被分割的七零八落,鸟孩粘稠的目光湛然在干净的天幕。瞳孔里清冽的蓝色倒影着纯白的记忆。过往从一个柔软的角度切入大脑。一切都变得空阔。鸟孩进入自己的房间时发现他的鸟被母亲的猫叼在嘴里,他冲过去,掰开猫的嘴,那只叫波特的鸟安静的躺在他手里。他蜷缩在那个角落捂着耳朵,两条腿向内靠拢。镜头从下而上。孤独的影子拉长渲染着整个画面。青春狂热的那样孤单。突然,波特扇动了几下翅膀,飞了起来。鲜黄的毛羽流转着轻快,一切仿佛没有发生,还是那样有活力。生命就是这样热烈。不那么容易幻灭。不那么容易幻灭,那么热烈。艾尔看着自己缠满绷带的脸。渐渐失去意识。他渐渐没有耐心,害怕,心急渐次上涨,扩满胸腔。他抓住鸟孩的衣领,把一切情绪发泄了出来。鸟孩的瞳孔里只剩了孤单,不言不语。艾尔再也忍受不了,可他放不下鸟孩。当医院的军官们劝说艾尔回阿尔法利镇的时候他转过头去看着那个中士。骨骼撞击的沉闷的声音。我不想失去鸟孩。艾尔喊得撕心裂肺。鸟孩把这一个星期的一切都看在眼里。神经开始刺痛,回忆翻涌进大脑,像是有人掐着神经末梢。一切又恢复了原样。视线渐次清晰。艾尔你净说些废话。艾尔惊奇的看着鸟孩。他不相信这是真的。再说一次。请再说一次。艾尔你这个俊俏的小伙子,怎么,听不见吗?艾尔紧紧的抱着鸟孩。你回来了。是的我回来了。外面天空中干净的没有一片云朵,两个少年微笑着,在逆光中泛着光晕。
本文标签:

暮鸟艾尔鸟孩

审核:彼岸花推荐:彼岸花
关于短篇抒情散文《暮鸟》的编辑点评:
我们所狂热的东西我们做主,我们是我们人生的主宰。希望你能勇敢
——彼岸花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散文
散文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