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龙8国际long88>> 乡村故事之大舅和二妗

乡村故事之大舅和二妗

作者:白杨发表于:2008-12-28 11:18:54  短篇生活龙8国际long88关注度: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为您统计中..
二妗是个朴实的农村女。她齐耳短发,粗布衣褂,矮小敦实,走起来来呼呼生风,农活家务样样拿手,还会纺线织布,整天笑呵呵的,后的子,宽广而明朗。结婚第二年,二妗就怀了。姥爷姥姥别提有多高兴了,特别是姥姥,迈着三寸金莲,张罗着准备小棉被、小衣服和老虎棉布鞋。家里分高,大舅已经过了娶媳的年龄,光一根,念想全在二妗了。二妗红光满面,喜眉梢,心里自是甜滋滋的。姥爷、大舅和二舅包下地里的农活,不再让二妗下地。三舅还在学,像块读书的料。二妗生下个女娃。姥爷眼睛先自暗了暗。姥姥打圆场:娃、女娃都是自家的娃,俺就待见女娃。又看着姥爷说,赶明个生个娃归你。在中原广袤的土地,散布着无数村落。这些村子亲兄弟一般,长着同一张面孔,发生着同样的故事。如果你放长视角考察这些乡村,会发现它们亘古不变的敦厚和苍凉。贯穿其中的,仿佛不是香火延续,世代相传,而是扎根在一辈辈心的乡俗。在乡俗面前,是多么脆弱和渺小啊。二妗却再不见动静。姥爷天天狐疑地忍不住望她的肚子。刚开始二妗还有意无意地挺挺,时间久了,自家脸都臊臊的。这不争的鬼肚子,咋就了不长庄稼的盐碱地了呢。二妗弄不明白,每在黑把肚子拧来揉去。二舅累得牛喘,一来二去说,别费力了,听天由命吧。二舅是一个随和信命的,过子,咋地都行。可是,天有不测风云,那个女娃三四岁的时候,竟然生病夭折了。二妗差点疯掉。这唯一的念想和指望也老天收了回去,她能不哭天抢地吗。姥爷姥姥更是灰土脸感觉憋丧,被掉骨一样整个都蔫了下来。姥爷家的邻居住着我的堂舅,就是我二姥爷的三儿子。三堂妗家很是闹,每里大呼小,笑声哭声一片一片的。姥爷家则阒寂无声。三堂妗拿二妗开玩笑说,天天不见你影,也没个动静,是不是抱着二哥睡呢?二妗红了脸道,都和你一样?天天抱着三弟睡,生下这么多孩儿。三堂妗就挺挺肚子说,不和你三弟睡怎么能怀,那不种了?二妗心下酸楚,不想妯娌间闹不愉快,搭讪烧火做饭走开了。三舅学习绩一直好,从乡联中到县一中,一下子考到了北京。县里敲锣打鼓送录取通知书那会儿,给这沉压抑的宅院总算添了一点喜。三舅两年暑假还回来住几天,后来借学习紧张,也不见踪影。再后来据说保送到外留学去了。姥姥整天哭哭啼啼,觉得这个儿子算是也指望不了。后来我才知道三舅从事的是保密工作,事关家安全,从地球神秘失踪再神秘出现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大舅还没有寻到媳,他好像压根就没这个心思,每天下地干活,农闲时打铁,一应农具——镰刀、铁耙、铲子——新崭崭拿到集市卖,慢慢变抢手货;或者在乡间的建筑队盖屋,也是一把好手。他是把心思都用在这面了啊。置下的钱如数到姥姥手里,姥姥接过来心里也不是滋味,看着渐渐长老摸样的大儿子,心里惶惶的。有说给老大寻一门媳吧。虽说老大快四十了,貌不出众,不善言,但壮壮实实的,吃苦耐劳,心地善良,缘很好。何况改革开放,早过了唯分论的时候了。一天,姥姥和姥爷商量:老大里不说,总不能打一辈子光吧。以前是没条件,现在境况好了,凑机会给他说说吧。姥爷早就急着抱孙子了,自然满应承。姥姥就找来媒婆,把老大置的钱悉数亮出来……没想到姥姥和大舅一提,大舅不是不接话,就是打岔说别的,好像根本就没这个心思。和大舅亲近的透露说,他腻歪女。这下可愁坏了姥爷姥姥,看来这念想还得放在老二。二妗失去女儿,精神恍恍惚惚的,更怀不了。姥姥费尽心机,除了催他们县里市里看医生,就是四烧香拜佛、求医问,给二妗弄许多滋补子的好吃食和从麻姑神汉那儿求来的偏方秘。但是,二妗的肚子始终不见动静。姥爷的堂弟早就儿孙盈怀绕膝攀爬好几个了,他的心能不凄惶吗。谁自己的爹在家守着那几亩地不舍得丢,差点被划地主。二叔跑出去闯世界,当了八路,解放后回来当了村支书。要不是二叔罩着,说不定就地主了。那子可就没法过了。唉,那年月,入提干,要看分,当兵招工,也要看分。老大年轻时也是一表才,就是寻不来个媳。分高,谁敢挨边?可是,现在不兴分了,也有合适的茬,他又不愿意了。真应了那句古话:有牙的时候没有花生吃,有花生吃的时候没有了牙。大舅这样,真摸不透。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祖祖辈辈,三亩地,一牛,老婆孩子炕,这可是共产主义生活啊。参不透,理不清,想不明白。姥爷姥姥年事渐高,叹道:儿孙自有儿孙福。撒手不管了。老两趁还清醒,给三个儿子分了家。其实也没啥好分的。老三不在家,估计也不会回来住。可是,按乡俗,还是给老三划了一片宅基地。支书说,老三还能一直不回来哟,等他退休了总得回来吧,他可是咱村的骄傲啊。支书说,老三的地留着,啥时想盖啥时盖。于是,姥爷姥姥就给二妗盖了一庭院,分门别户自己过去了。大舅和姥爷姥姥生活,住在老院里。刚分完家,姥爷就在骑车去教堂做祷告的路摔倒了,脑溢,抬回家一会儿就被帝招了去。他本来想让帝恩赐给他一个孙子来着。姥爷死不瞑目。他到了没能见到香火延续。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啊。他用什么脸面去见列祖列宗?姥爷过世后,老院里就剩大舅和姥姥相依为命了。二妗说,咱还和在一起过吧,分啥家咧。她是看着姥姥没说话没个照应,心里难受。大舅不是种地就是盖屋,天天不沾家,姥姥自家一个。可姥姥不答应,说一家是一家,一家时光是一家时光。二妗就经常跑来和她拉闲话。他们就这样过着寂寞的子。子就这样寂寞地慢慢溜走了。二妗像是认命,断了怀孩子的念想,耕秋收,下地做饭,俨然一个朴实的农。二舅心量宽,商量着对事儿抱养一个。姥爷过世没几年,姥姥生了一场大病,做不动饭了。按照乡间规矩,自家不能照顾自家的老在孩子家轮流吃饭,有几个儿子轮几,一家一个月两个月不等,商量着来。被轮到的,一一大早准时去接。二妗早盼着这一天呢,把姥姥接去就不走了。这还不算,还大舅也来一起吃。二妗孝敬公婆远近出了名的好。她清清楚楚记得姥姥伺候她月子、给她熬和做各种帮助怀胎的吃食的景。大舅本来就没学过做饭,笨手笨脚的。几天硬撑着不去,二妗就把饭端过来。一来二去,大舅也觉着麻烦,就去了。老天爷垂顾善良的。二妗忽然就怀了。就像枯死多年的老树,忽然长出油油的叶子来。姥姥说,我的娘啊,老天爷还是睁眼了。二妗快四十了,生下一个大胖小子,一家别提该咋着高兴了。这一家家终于有了念想,没再提大舅的婚事。其实,也没法提了。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大舅把最后一次机会伸手扔掉之后,好像就埋朝老光的路一直到黑了。可是,却又风言风语传说那个孩子是大舅和二妗来生下的。这可是爆炸新闻,了得,伦啊,天诛地灭啊。说的还没说完就赶紧捂住,听的立即走开,唯恐招惹是非。有好事者更说的有鼻子有眼:本来巧花(二妗的小名)就是说给老大的,不知为啥临时说给老二了。这些话只在背风闪了闪,没有形风,但二妗还是有所感觉。谁这么缺德,烂嚼,不得好死。那会儿还没有DNA鉴定,就是有,这亲兄弟的,恐怕也鉴定不出来。二妗不管这些,照旧大舅去吃饭。可大舅觉得这种事说不清道不明,还是回避的好。但姥姥一直在二妗家住着。第二年开,三堂舅引着一个女进了村,径直来到大舅家。那女单单薄薄,形容憔悴,一看就是外乡。原来三堂舅在邻村砖窑烧砖,砖窑来了一个女的,好像被贩子从贵州还是四川拐卖过来,没法出手,扔了。怎么会这样呢?那女的土不服,长了满疥疮,流着黄脓,味刺鼻。她央求打打下手,只要给碗饭吃就行。砖窑主不答应。三堂舅看她可怜,就把她引来了。寒料峭,冻死个把乞丐还不是玩一样?大舅连正经女都不要,怎么会留下这个病秧子呢?三堂舅也是的,管闲事也不能引这样一个到自己的堂兄家吧。可是,大舅还就是把那个女留下了。村里都说,方圆几十里,没有比大舅心肠的。还真只有大舅肯收留她。大舅要是不收留她,在那个倒寒格外烈的天,有她罪受的。从那以后,大舅好像菩萨,领着那个女到县里看病:她患的是一种严重的牛皮癣一类的疥疮。从乡村到县城三十里地,大舅骑自行车带着她,一来一去,大半天就过去了。刚开始每天都要换,后来两天,再后来三天。那女的病很顽固,整个天,他们看着沿路的麦苗长高,吐穗,灌浆,熟……那女因为生疮流脓,大舅什么也不她做,生生逼得从没下过厨房的大舅学会了做饭。二妗抱着孩子经常过来,和那女子说话拉家常,细说大舅的好。二妗不说她也信!等到麦熟时节,那女的疥疮结痂了,医生说等这层痂掉下来,病就好了。女的脸也红润、发也亮、眼神也活、声音也甜美了。三堂舅望着女,地笑话大舅说,你还没请我这个媒喝酒呢。别也说,该请,该请,这样好一个婆娘!那女子好像还不到三十岁,和刚来时扮若两。三堂舅一脸坏笑,味道不错吧。大舅没明白,问:啥?他们的婚事办的很是闹。在乡村,买媳屡见不鲜,大舅和那女子算是不经意间培养出感的。在大舅,不能见死不救;在那女子,遇到这样好心肠的,不能不报恩。况且,她孤零零一个弱小女子,离乡背井,能有多少自主权?元末明,连年战争致使中原丁凋敝。朱元璋下令从山西大槐树移民,繁衍生息,渐渐群密集。但总是多女少,比例失调。就有从西南贫困山区贩卖到中原。虽丧尽天良,一定程度也解决了这一问题。如果从社会学角度穷究,肯定不是短时间能说清的。这里就不啰嗦了。但是,一个令痛心的现实就是贩子和被贩卖的女联合行骗,往往在亲几个月后相约逃走,弄得求媳心切的家飞蛋打,去财空。于是,花钱买来的媳总会被暗中盯梢。逃跑被抓回来的,被打得半死不活。大舅的媳不用盯梢。大舅不让。她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一个县城也让去,还给许多零花钱……那女子偏要拉大舅一起去,还大舅像先前那样用自行车带着她……他们好像一对年轻的侣,惹来村善意的讥笑。那女子经常去二妗家串门,带去从县里捎来的东西。姥姥在一旁笑着,看着妯娌俩无话不谈的亲密。二妗说,你虽然进门晚,年岁也小,可你是长嫂,什么时候吃你的喜糖啊?那女子就讪讪的羞红了脸。等到秋收的时候,全村都在地里忙活。大舅和那女子本来在地里刨花生,中途她回去做饭。大舅看着她渐行渐远的影,心里柔柔的。他那时可能在想,在世四十多年等到这个女子,老天爷还是公平的,只是苦了她!等大舅回到家,锅里饭菜乎乎就等桌了。大舅边洗手边唤那女子的名字,唤不应。大舅不着急,她还小孩儿脾,兴是躲起来了。大舅洗完手就满院子找,边糊弄说,看见你了,还躲?快出来吧!那女子没有出来。大舅去二妗家找了回来,就自己吃饭了。大舅没有再去别家找。他知道她不会去别家。她自己不出来,就是走掉了。大舅吃着饭,吃着饭,一个吃着饭,没有一声言语。晚,二妗过来找那女子闲话,大舅骗她说已经睡下了。里,大舅望着天棚,慢慢流出泪。那女子跑了。村里几天后才知道。三堂舅觉得自己负有责任,要去县里找找,大舅不。村里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大意是找回来砸断她的,待她这样好还跑。大舅说你们散了吧,别管了。大舅知道自己痿,不能房事,不想耽搁家。他想,老天爷她陪了我半年多,够了。
审核:枫叶丑石
关于短篇生活龙8国际long88《乡村故事之大舅和二妗》的编辑点评:
本来是一篇不错的龙8国际long88,但是由于可能是从别处粘贴过来再发的,所以文章里经常缺字短句,严重影响了阅读!忘下次注意!
您也许感兴趣的
该周最热龙8国际long88
龙8国际long88新作速递
会员评论

暂无会员评论。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网站提供各类网络文学作品、原创文学在线阅读。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版权所有,未经本站或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术支持。 龙8国际long88网络文学竭诚为广大文学爱好者、网络写手提供优质的原创文学创作平台!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16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